低點

上週一開始過上班族的日子,在決定上班之前爸爸找我談了一下;在長輩的心中,能夠唸書總是好的,家裡也不急著要我賺錢,人生很長,早點投資一點在自己身上,對長輩們來說,似乎比進入社會見識要來得保險一些。
只是從上大學之後,已經走了調的生活,開始對我進行最嚴厲的反擊;申請學校的不順利,歸咎到最後,除了時運之外,自己的成績太難看也是重點。有能力/潛力卻沒有辦法表現在具體的事例上面,洋洋灑灑的履歷表卻無法彌補學術方面的失敗。混過了大五,忙過了畢業之後的這八個月,不知如何面對自己的壓力,已經排山倒海而來。

五月完全不是我的幸運月;原本以為穩上的學校也沒有著落,買股票因為 SARS 套牢、向國外訂 Notebook 也沒辦法如期交貨、和朋友吵架…等等,一點點小事情就會讓我覺得非常沮喪;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要垮了,所以我和爸爸說,我沒辦法再待在家中無所事事了,找個事做,再看看將來要怎麼走吧….。

昨天看到這期讀者文摘的李安專訪;他在 1984 年從 NYU 的電影研究所畢業之後,一直到 1990 年《推手》以及《囍宴》的劇本得獎開拍之間,一直處在這樣的低點中;平常在家幫忙帶帶小孩、勉強去拍戲現場做點雜務,甚至去幫忙看守器材。他說:「畢業快六年,一事無成,剛開始還能談談理想;三四年後,人往四十歲走,也不好意思再說什麼理想,開始有點自閉。」…..「許多人奇怪我怎麼敖過那段心情鬱悶的日子。當年我沒辦法跟命運抗衡,但我死皮賴臉帶在電影圈,繼續從事這一行,時機來了,就迎上前去。」

我不知道在我前面還有多少個低點要走,但希望我對我的夢想,有李安的堅持和勇氣。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低點

  1. Pingback: fcamel / chlo’s Blog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