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魚

有一些事情要到出了社會才會覺得彌足珍貴,例如,時間、以及想像的空間。在大學裡時間是俯拾即是的,想像像自來水一樣的自然。在那樣的時空下,享受一個溫暖的午後,就像中產階級走入咖啡廳坐下一樣的自然。
當時間開始有價、想像得 make money,面對著海發呆已經是一種奢侈。當船向海外開去、我在船頭上下起伏之時,慶幸得卻是身邊坐著的,竟不必然得是同事。

我不懂為什麼魚兒總要一群一群的游著,或是,魚兒也不懂人們為什麼要一群一群的來看他們,當一隻海鳥在茫茫的大海飛過,我也想問他要去哪裡。但他也許不會和我交談,為的也許是身為孤鳥的一種堅持;他選擇不要和他的同夥們在浪花中掠食魚兒,孤獨又奮力的向大海飛去。


我印象中的花東就是山與海;在高三那次向綠島的遠航中我們帶著狂妄和熱情踏上旅程,在瘋狂和混亂之中告別了高二。海上的雲總是不甚高卻又構不著,也許和我們那時看到的世界一樣呢。當我用微笑回應著船上的邂逅,也許那也只是像海上的雲的我的心情。


如果說去遊樂園唯一想做的只是找地方睡覺,那也許心態已經步上中年了;被主管拉去坐雲霄飛車實在是很妙的一種感覺,在海盜船上狂吼宣洩的卻是上班的壓抑。我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小孩,今天大夥沒帶小孩出來,所以就把心中那個放出來玩了吧!

在大水族箱前面看著魟魚緩緩飛過,讓人的身體會流過一道神秘的電流。飛翔,可以如此的自在,不用害怕衝入另一群魚群,不要擔心飢餓的鯊魚。喔是的,鯊魚也有肚子餓的時候,不過在那之前,先享受一下短暫的快樂吧,魟魚讓自己像一隻風箏,用他底部的笑臉對我說著….

於是我躺在水族箱前舒服地睡去,像海底的一份子那樣自然。當睜開眼睛看到的仍是一片安詳的魚群,我想,是真的沒什麼好憂慮的吧。

真的,沒什麼好憂慮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