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局

很久以前談了一場戀愛,那是個把身家都押下去的對賭;賭的時候只想著什麼時候才能贏,輸了之後又不甘心,累積了些籌碼又再下去賭。其實莊家也不是不想讓我贏點錢,只是我的心中只想著回本,所以只有越輸越慘的結果。

從那之後我很久都不曾再談感情;真要打比方的話,就像玩打彈珠一樣,錢換了代幣,就不會期待它會再變回錢來。有時候打彈珠,明明沒有特別想要玩下去,故意亂打一通,結果在快輸光時,偏偏又打進了賠十倍的那格,就這樣,繼續玩下去。

你說把感情比喻成賭博也未免太過份,更過份的是還變成打彈珠,你打得意興闌珊,可有想過彈珠台的感受沒有?你打完了開心走了,人家還要收拾待會還不是吐了滿地代幣,換來的可是一瓶潤滑油?

我說講成賭博絕對是一點不假,就說昨天罷;昨天認識兩天的女孩子找我借錢,說她從北方離開家來到了福建,跟著一個女生朋友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大城市找愛情。她不是不願工作但工作的地方要嘛客人騷擾她要嘛老闆吃定她,嚇得她做不滿三天就只有辭職;她房租繳不出來只好問她室友借,飯錢沒有只好吃甘蔗,一天兩根只花兩個人民幣。你聽了她的話心想中國還真不是人待的竟有這麼可憐的故事,雖然素未謀面但你的惻隱之心已經在萌芽。你說要不我借妳不過想先看看妳長什麼樣,她說好呀沒問題。結果你一看發現她有錢擦口紅沒錢吃飯、有錢畫眉毛沒錢付房租,雖然心中不好說但著實是看起來很像老千;她說你看起來真可愛,不過我想你應該是不會愛上我罷。你心想,原來我不但是個好人還是個讓人覺得高攀不上的好人,既然如此老子不賭了可以罷。於是你任著她餓肚、對那個中國建設銀行的饑餓三十帳戶視而不見,外加順手把她丟進了壞蛋名單。你說這可不是玩梭哈?

其實我又何嘗不想義無反顧的賭上一把?只是這個年頭,到底還有多少個值得一賭的賭局?小賭怡情大賭傷身,誰又願意傷身?我想打橋牌叫了牌結果對家什麼也不作聲,我是不是還要喊上去,妳倒說說啊?就算妳打算攤牌讓我主打也不是這個叫法吧?不過真要遇上好的對家你又真的會喜歡嗎?還是又來那套『我真的比較想和妳當朋友』?

來吧,賭吧,就賭上他奶奶的名聲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