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了位置,換了腦袋?

自從回國之後,就很少待在家裡。也許是朋友找,不過大多數時間都在外面的咖啡店。在咖啡店也不忘帶我的電腦出門,還不忘帶耳機以及我喜歡的歌曲。結果靠著無線網路,以及我的電腦,成功的讓我有身在外面的感覺,卻做著和在家裡完全一樣的事情。

嚴格說起來蠻蠢的。不過一杯咖啡可以買到的是疏離;一個和家庭保持距離的疏離,一個可以自己決定什麼時候要吃飯的疏離;可以買到的也是投入;一個隱身於大都會的投入。I decide who, I decide when, (不過不能 decide how much :p)

我在想我還沒有從出國的感覺之中脫離出來。我並沒有在左岸喝上任何一杯咖啡,但如今這裡卻是我的左岸;太陽也許下山了,但十點以後才是回家的時間。一種許久沒有感受到的清醒感讓我覺得做什麼都很好,甚至連悶熱的夏天都不值得費神生氣。

只是這一切都有點詭異。就像在離家不到一百公尺的地方連回自家網路,又好像,拿起原文課本看了一章、又拿起米蘭昆德拉接著看一章。一個月前的我,大概不會想著這樣生活罷。

而我確實這樣生活著;那就是我想要記下來的緣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