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思念褪色

有一些場景下,感情就像呼吸一樣,自然而且必須。你不會懷疑為什麼是這樣,不會害怕它會不會造成傷害。你需要,所以呼吸,而不是為了別的人、別的事而猶疑、抗拒。

只是當場景消失之後,到底要怎麼面對那種尷尬的氣氛、以及自己的需要?

你比擁有之前更孤獨、比空無一物更虛幻、比平淡的生活更乏味。可是你還是開不了口,因為,你把生活當成賽局、把愛情當成兵棋;不會勝利的仗你不打、沒有意義的純真只是愚蠢。

所以終將,這又是一個等待著褪色的回憶,等待封存到看不出自己的倔強,再拿出來惋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