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難打包的東西

回憶是最難打包的東西。

昨天在收照片,收完之後的相簿,放眼看過去,其實很多事情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不是嗎?

收著自己的寶盒,很多東西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那年寫給朋友的信、那年寄給喜歡女生想認識她的草稿、看完書之後寫下的心得、和別人筆戰時在上課寫的手稿,我也不知道它們在未來是否還能夠提醒我些什麼,也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應該留下除了搬家以外完全已經不回翻出的回憶。

其實我想要全都丟掉;如果可以應該要裝在一個塑膠袋,密封起來,埋在某個地方。我希望在幾百年之後都沒有人知道我以後,也許有人可以透過這些字句,認識我….。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