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社會及其敵人》

現在我比以前看的更清楚的是,即使是我們最大的麻煩,也都是源自某種優良健全卻同時帶有危險性的心理──亦即都源自我們迫不及待要改善同胞的命運的心理。因為這些麻煩都是世界上所有道德與精神革命的副產品。這是無數默默無聞的人士熱望從權威與偏見的桎梏中,解放出他們自身與他們的心靈的運動。他們試圖建立一個開放的社會,排斥既存的與傳統的絕對權威,並試圖維護、發展與建立符合其自由、人道與理性批判標準的新、舊傳統。這是他們不願袖手旁觀,不願將整個統治世界的全部責任都留給人類或超人類的權威,他們敢為「避免不幸」這件事承擔一切的責任,並為此責任而努力。這種革命已創造了驚人的破壞性力量;但是這些力量還是可以被克服的。
— 《修訂版序,開放社會及其敵人

看到這段話,才發現為什麼老師會對像我這樣對世界充滿某種熱切盼望的學生,說那些話了。熱情,特別是急切於讓這個世界更好的熱情,有時候是危險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