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貝多‧如戈 》– 北藝大版

每個導演都有自己的角度和節奏,如果不合自己的胃口和想像,那還真的蠻難接受的。

先把角色抽離開,看上半場的導演的解讀吧。

侯貝多戀母、小女生的哥哥戀妹的部份都有處理到;老鴇和便衣警探之間也有親蜜關係。可是我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地下鐵會被這樣處理,以一種莫名其妙的輕鬆愉悅氣氛帶過(而且看起來侯貝多在燈暗之後,是否殺了老人仍是個問號)。便衣警探的幽鬱處理得很不錯,應該說,由更熱鬧的小芝加哥妓院角度來看這場戲。可是酒吧外那場戲,保鏢和侯貝多的關係有一點矛盾,這矛盾也許是本來就存在於劇本裡的,但是這部份並沒有被解釋,所以讓事情變得有點奇怪。(當然,關於保鑣,在我內心的深處是有一個答案的….*默*) 不過,上半場在桌子底下那場的走位,有一種 tempo,感覺還不錯。

上半場的導演讓一些演員講話講得飛快,我原本還以為他們打算演兩次,不然是在趕什麼….-.- 結果懦弱的哥哥講話莫名其妙的超慢,更奇怪的是爸爸完全不兇也不醉,表現比較好的是妹妹和媽媽還有小芝加哥的人們,不過妹妹是因為符合另一種設定,就是一個很任性的妹妹;媽媽的設定也還可以,不過姊妹倆那段最後一段話莫名其妙的虛掉了,不知道怎麼說。

中場休息時只有一個感覺,就是我們演出的版本,演員之間的關係不夠親密啊啊啊!!! 雖然以一個男生的立場沒理由要求什麼,不過,真的是不夠親密啊~ Q_Q

下半場從『姊妹倆』的結尾開始。我必須要說,下半場比較符合我對這齣戲的設定。人質那段真的很棒,我特別喜歡的是最後放下來的血流成河的感覺。太太和侯貝多之間的情感處理得很好,而小孩子和他們在事件發生以前的關係是我沒有想到過的。下半場的角色大多恰如其分,但姊姊沒把『奧菲莉亞』演好(竊笑),覺得怎麼會只有這樣而已。最後一場的感覺也很符合我的想像,只是我還是覺得燈光應該再刺眼一點才是….。結束時出現的裸男(好啦,有穿內褲啦 :Q),對我來說倒比較希望他是像死後葬在墳場似的,畢竟那個升降台還挺像掘好的墓 XD (反正,一年、百年,都是一樣的,遲早,每個人都會死….)

不過我覺得下半場有個問題,就是音效太大聲了,演員的聲音常被蓋掉。還有,掏出槍,可是又不發射,我覺得沒用(又開始用台詞說話了啊啊啊),有很多場合槍拿出來可以又被輕易的奪走,或是對方根本就不怕,那這樣的意義是什麼呢?

約略來說,下半場明顯優於上半場。

回到如戈這個角色上來說,我想如戈的不一致性一直會是演出時的一個問題,導演可以不處理他,也可以處理,結果會很不一樣。而我想北藝大的方式,至少在上下半場中都不處理,如戈兇狠而絕情,對誰都一樣。只是這樣永遠還是有個問號在,他為什麼不殺某些人呢?他又為什麼要回來呢?

和 peu 在回來的路上談了很多,我想這個劇本,對我來說,將會因為太黑暗,而永遠塵封起來吧….。

相關資料:
北藝大2004冬季公演
政大戲劇社: 《侯貝多‧如戈》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