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香

才進電梯按了樓層,就發現電梯裡有一股熟悉的香味。以為是前一個乘客留下來的味道,抖了幾下鼻子,才發覺味道是從自己手上傳出來的。怪了,大清早的,哪來的味?結果原來是手上的雨傘,沾了她的味道。

那一天下大雨,你永遠不會知道女生沒拿出傘,是因為她沒帶,還是不想拿出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只要你比她早拿出傘,那麼你就有機會和她更撐一把小傘。雨滴毫不猶豫的落下,把傘底下和外面隔成兩個世界。這個傘下是世界僅存的空氣,所以我珍惜的吸著,有她味道的空氣。

是走了太遠、還是味道太強烈了,怎麼會在這個傘上留下這麼多的殘香?那一天,只是順著雨水的流向,一步步的向前,所以倒底走了多久?我喜歡的,也許是同在一把傘下的親蜜、同時又保持點距離的彆扭。我的左半側濕透了,我的鞋裡還進了水,下半身和左半身都處於冰原的疏離,和靠近她的那一側形成強烈的對比。

你不會相信三個月前的香味還會留下來的吧,我也不知道自己已經把這把傘塵封了這麼久。時間就是轟隆隆的走著,用生活中的大小瑣事掩蓋它逃走的事實;那女孩等著一個答案,而我轉過身就忘了這把傘。

只是,過了那一夜,誰也再說不準,這味,還是不是同一個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