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得學著放手‧You have to learn to let go

昨天晚上接到一通電話,說我未出世的姪子沒有機會和我們一起生活了。

對一個演員來說,我應該要做出震驚的表情,然後轉為悲痛。可是我沒有。在掛上電話、轉回排戲現場的幾秒鐘之內,我重新戴上笑容,繼續排戲。

今年過年前幾天,叔叔過世了。像是停止了的音樂,我想了想,然後發現自己沒有辦法對於死亡作出更多的感想。死亡本身並沒有意義,活著才有。

所以雖然我真的很累了,但我還是想要努力作完這齣戲、度過這學期。該走的讓它走吧,該把握的,只有現在。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