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舊金山的時光

每次翻出 2000 年去 Berkeley 時的照片,我常常會有一個錯覺,覺得快樂的時間似乎凍結在那個夏天。

那一年夏天雖然只在那裡待了三週,卻覺得像是玩了兩個月一樣充實。第一次去美國的震撼確實是很大的,特別是來到 Berkeley 這個地方,學習在電報街上與乞丐爭道,在每夜每夜的警車和消防車聲中入睡,但是舊金山的活力卻也同樣令人目不暇給。

上週和當初一起去的夥伴們聚餐,回來時在從龍山寺開往江子翠的地鐵上,想起當時候大家也是坐這樣鑽過河底的地鐵、每日每日的前往舊金山探險。我記得我那時剛迷上表坊的作品,還特地跑到劇場外探頭探腦,想像自己來這裡唸劇場的可能性。

還記得我們走了好遠的路,只為了我想吃一碗牛肉麵;還記得我們越過金門大橋,結果發現沒車可以回來;還有走了大半個金門公園,卻發現和金門大橋完全是兩個方向;到卡斯楚街參觀情趣用品店、走進劇場看《悲慘世界》…好多好多的事。

該怎麼解釋那時候的感覺呢…? 到底是什麼讓那時陰沉的我在那裡得到了解脫呢?

離開那裡之前,大家又回到了魚人碼頭;我們在觀光禮品店選了一件 "I Lost My Heart In San Francisco" 的 T-Shirt,一人一件,說好以後每次出來大家都得穿;結果,只有我一個人傻傻的穿 XD

But I really lost my heart in San Francisco….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