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人

「ㄟ,你會不會覺得,有一點點不踏實的感覺,在我們相處了這麼久、過著如此幸福的日子之後?」女孩躺在男孩的懷中,問道。

男孩看著遠方,用一種似笑非笑的表情說,「有的故事得透過其他故事來解;妳的這個問題,也得透過其他故事來解喲。」

「那是發生在好久以前的事了;有一對年輕的男孩和女孩正沉浸在熱戀的快樂之中,就像現在的我們一樣。日子是這麼的快樂,除了偶爾男孩的沉默和女孩的任性總是讓彼此又氣又愛之外,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

「但在他們心中都有一個問號;男孩想著,如果我就這麼沉默下去,她會不會就不愛我了?女孩想著,如果我就這麼任性下去,他會不會就不理我了?問號像是滴在心湖裡的一滴墨汁,逐漸暈開、暈開….。

可是男孩知道女孩心裡在想什麼;他知道女孩想要用任性來試探自己的愛。他對這種技倆了然於心,他不只清楚自己不能變成 "該死的笨男生",更對於過去那個 "該死的笨男生" 再熟悉不過。「絕不能再犯同樣的錯了,」男孩在心裡這樣告訴自己。

女孩也知道男孩的沉默代表什麼。她瞭解內斂和穩重的他才是吸引自己的特質,她知道他的寡言是為了讓自己更能夠表達看法,「絕不能再讓自己陷於缺乏安全感的想像之中了!」女孩在心裡這樣說。

於是他們把自己給藏了起來,只有定時定期的試探對方。他說需要自己的空間,她就給他空間;她耍任性,他就包容。彼此從來沒有不耐。但這也許不是因為愛,而是因為一種算計,因為猜測這是對方給的一個試煉而咬著牙勉強自己。

更慘的是,就算是通過定期的試煉仍然不夠。「他(她)一定知道這是我對他(她)的試煉,」男孩和女孩都想著,「所以他(她)只是勉強自己而已。事實是,他(她)不愛我…。」

幾乎是帶著一種絕望,她們開始對彼此進行不定時的試煉。是的,我有需要,請給我安慰;是的,現在,「否則,你(妳)一定是不愛我的吧….」她們總是在心中這樣嘀咕著。

是怎麼樣的一種狀況,會讓他們變成既彼此滿足、卻又永遠不滿足的一對呢?又是怎麼樣的情境,會讓這樣的競賽持續了數十年之久,已經是一件難以考證的事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在旁人的眼中,還有什麼人的吻,比他們的更深情?還有什麼樣的感情,比他們的更堅定?還有怎麼樣的不離不棄,可以做得比他們徹底?

只是,一直到了男孩嚥下最後一口氣的時候,他都還不能確定,女孩是不是全心愛著自己?否則又怎麼會給自己帶來這麼多難題?

而女孩就算在搖椅上認真的把自己的任性重新回想一次,也仍然不能確定,男孩為她做了這麼多,但究竟她是不是男孩的全部?她究竟是不是男孩的 The One?

「我在一個公園遇到那個老婆婆,她說了這個故事給我聽。她用一種屬於年輕女孩的表情對我說,『嘿,小伙子,你知道愛是什麼感覺嗎?』」

「我在公園裡靜靜的聽了她訴說一個很長長的故事;在那個故事裡面,是男孩對女孩一個又一個貼心的過去。我想,如果可以讓對方沉醉在愛的感覺裡面如此長久,那懷疑也許只不過是愛情的催化劑吧。只要今天接著明天,繼續愛著,那就可以一直愛著彼此,很久很久喲….」

「懷疑是會的,但我的明天,還像今天一樣 — 一樣愛妳。」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