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個,台灣

回到家,母親問我,放在地上的電腦是不是還要用。我說沒有,她說,看是不是可以組一台電腦給阿姨用;她現在找到新工作,不過打字不夠快,想在家裡練習。

阿姨在船運公司在台灣的分公司工作了將近二十年。有一些事情,是我們想得到、但只有在它發生時才會覺得真實的;公司結束營運,阿姨面臨了中年失業。

這個世界事實上也不是由菁英所組成的。對有一些人來說,今天和明天其實沒有什麼太大分別,除非必要,也不是那麼需要為明天作準備。也幸好並不是每個人都積極得像是近乎瘋狂的商管社團成員,否則失敗會變成一件加倍可恥的事情 — 即使不是你的錯。

未婚的中年女子,積蓄全在紙醉金迷的時代拋進股海,然後沉沒了。她沒有手機,不太上網路;我開始想像年輕時的阿姨,提著一瓶黑松沙士來看我們的樣子。現在,突然覺得那樣的過去,好遙遠….。

台灣變了,你知道嗎?我的意思是,那個號稱錢淹腳目的時代,儘管我們一直避免去回想,卻真的讓我們太驕傲、太自大,而犯下太多錯誤了。我一直想去整理一個那個時代的資料,來重新審視這二十年的台灣,也是我成長的這二十年。衰退的台灣,不是一個危言聳聽,是一個已經發生、而且即將要進入快速下滑曲線的事實。從外貿、從內銷、從就業、從投資,那是一堆令人喪氣的指數。

而,該怎麼努力,才能救回二十年後的台灣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