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 問題是,做得到嗎?

在看《複雜》這本書時,最吸引我的,除了演化計算這個觀念以外,還有關於在人工演化之中也會出現《以牙還牙》策略。在一個長期合作的囚犯的兩難問題中,選擇 1) "以善意為始"; 2) "以對手的上一次的決策作為自己本次的決策(以牙還牙)" 可以確保惡人受到懲罰、善人受到表揚,進而讓惡人得不到好處,促進善人的大量演化。簡單、強悍、不記仇,就是這個策略漂亮的地方。

簡單又漂亮的策略,應用在人際關係上卻顯得不通情達理;那個該報的仇沒有報、該謝的恩也沒有謝,有時候對於這樣的自己感到非常厭惡 — 特別是,我的心情還因此受到影響時。

請一個不甚熟的學弟代為訂書,拿到手的卻是一本封面刮傷、看起來像是展示或是風漬的書。本來想想可能是書商故意塞一些舊書進來,壓著自己的性子勉強接受(但何必!);隨手翻開第二章,卻看到已經被劃上線!哇咧,這是什麼狀況?

忍到下課,和學弟說,這本書已經被劃過線了,他二話不說,拿了剛剛領的另一本全新的和我換,像是早已知道書是舊的一般。我付的一毛不少,甚至還懷疑多付了 0.5 折,卻要拿一本他不知道哪裡搞來的舊書,還打壞自己的情緒,這狀況該怎麼處理?

我一直在想該怎麼處理這個狀況,又該如何思考他的動機?我該宣傳他的惡名,一如他所應得的報復,還是退一萬步想,他也許只是弄錯了?如果我為他想這麼多,那誰來為我想?如果每個人只圖自己方便,而沒有想到自己的行為為別人帶來的困擾,那又為什麼需要別人替他想?

我想要讓自己簡單到能夠把這個策略擺在別人面前、強悍到可以照本宣科、不記仇到可以報復完成就遺忘,只是,好難,真的好難….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