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兒子的最後一個禮物

作為人子,有千萬個理由可以支持你不依親人從簡的遺願,而風風光光的送他一程;也有許許多多的人,願意在這個時候配合演出串個場,所以才會有這麼多專跑白包場的政客。而馬英九及家屬令人意外的做了一個讓舞台留給親人、讓話題無從發揮的選擇。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連希冀政治人物對於婚喪喜慶低調都成為一種奢求。罵的還是罵,做的還是照做,「一生一次的能馬虎嗎?」聽起來也是振振有辭。也許是因為外在的環境都已經讓人覺得失望,才讓馬英久這樣的決定都顯得很不同。

馬鶴凌不知道是否猜到這一步;猜到一個民心對於政治人物已經厭煩的局面,自己的死去卻可以累積兒子的政治資本;而這又何嘗不是一種最沉重的,給兒子的最後一個禮物?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給兒子的最後一個禮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