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化債 / Diversity Debt

現在在科技行業工作的應該都有聽到 “技術債” 這個名詞:技術債就是團隊在開發時為了時程,資金或是其他任何原因而暫時不管的問題,隨著系統成長、人員變動、或是時間而變得越來越難處理;當技術債太多的時候,系統不但不穩定,而且開發新功能需要的時間會變越多,直到不解決就不可能再往下一步走的狀況。

呼應了最近 Uber 最近眾多醜圍, 矽谷天使投資人 Susan Wu 提出了 “多元化債” (Diversity Debt) 的概念。Diversity 一般指的是一個組織是否能夠多元包容各種文化,或是公司在成員的組成上是否有來自各種族、性別、或經濟能力等不同背景。

多元化債就是這樣的概念:在公司草創期,公司為了求生存,為了省成本,大多都不會把招聘的重點放在讓公司更多元:能打的兵先上,認識的人先招,結果很常見的是,轉眼間公司的工程部門就變成只有男工程師了,這時要說服一個女工程師加入十幾個男工程師的團隊就更難了。

同樣的,新創團隊一開始當然從和自己的人脈開始招人,接下來招到的人背景也大多相同,然後等到想要面對這問題時,發現 “某校幫” 或是某個族裔已佔了多數。如果還提供介紹工作獎金 (Referral Bonus),那這個循環就幾乎不可能打破。

如果只是背景相同就算了,但是背景接近就容易讓公司文化上的弱點沒被及早發現:像 Uber 的公司文化裡面對人的不尊重,如果已經形成文化慣性,那不喜歡這樣文化的新人很快就會離開,不這樣做的升不了官,就也更不可能撼動既有的文化;結果留下來的又是喜歡這種文化的,就不斷加強…. 直到出包為止。

多元化債和技術債一樣,它像是有複利一般,會隨時間越增越多。公司越小時就容易改,但當公司已經太大,要改革就會更痛苦。

大多數人創業,除了追求金錢以外,也都是希望可以建立一個比自己待過的公司更好的企業,但為什麼到最後每一個大企業往往落入相同的模式? “多元化債” 或 “公司負面文化債” 也許是個原因….

https://www.wired.com/2017/03/welcome-to-diversity-debt-the-crisis-that-could-sink-u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