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Movie

《愛情靈藥》

2002 年的四月底,帶著一點點偷看 A 片的心情,走進了中華路上的總統戲院來看《愛情靈藥》;看完之後只覺得 “好險沒找女生一起來看啊啊啊~~”

2003 年的四月底,這部片在東森電影台首播,且讓我們在闔家觀賞的時段,共同來探索青澀的情慾禁地…

《以下是 2002/4/28 發表的電影心得》

看完這部片實在很難讓人不聯想到《黑色追緝令》。儘管在時間的拼湊上並不是完全雷同,但是手法上卻是相似的;一場搶劫開始的問號,還要在後頭才能解開謎團。

同樣讓我如坐針氈的還有那把註定要肇事和註定要砍人的槍與刀;和《黑》一樣的觀眾在想著什麼時候它會用上,結果在冷不防的一刻竟然就來這麼一下。

必須承認的是,我從來沒有看過一部電影讓我如此覺得『還好一個人來看』@_@! 整部片企圖傳達的似乎不是劇情本身了,而是在生活中那些無處不在的危險、恐怖、以及屎尿!(真是歐賣尬~) 但是不得不注意的是,這部片是不是玩弄得太過火了,以至於失去了對於演技的要求?

劇本的創意是值得激賞的,只是呈現出來還需要更精緻的演出、更流暢的表現。

《X-Men II》–人類與超人

由漫畫改編的《X戰警》第二集已經在全球上映。不能免俗的,X-Men 要面對的還是如何和人類共存的問題。

正巧看到一篇文章也在討論這樣一部電影背後的涵意;作者認為像 X-Men 這樣的主題,其實不光光是在討論基因突變的人類和社會的關係,其實真正的目的只是藉由這樣的好萊屋風格電影去影射所有的少數族群歧視問題。

不過既然這是一個討論人工智慧的網站,我們的探討重點還是在於人類與非人的關係;但為了避免引起爭議,我們先把"非人"的定義縮小在"類人(Simians)"和"半人(Cyborgs)"上面好了(註一)

很顯然的是,在我們面前有兩條令人害怕的路:基因改造以及人工智慧。《X-Men》作為基因改造的代表,而《Matrix》則是人與電腦戰爭的故事。以電影而言之前當然還有很多代表作例如《2001太空漫遊》以及《銀翼殺手》等等。這兩條路現在都因為人類對它的不瞭解而受到關注和爭論。然而《X-Men》昭示的路線是一條新品種人受到壓抑卻能自制的路,是否是一種不切實際的幻想呢?

對於演化我抱持的想法是比較極端的:我認為人類的反抗是沒有用的。比較優秀的物種一定會被創造出來,有可能是國家為了軍事的需要而發展,或是某個實驗的意外,甚或電腦系統水到渠成之後的「啟蒙」;當這個物種被創造出來之後,由於現實社會的競爭,也許是軍事上、商業上、或單純社會上的競爭,這種物種一定會被大量生產。例如如果不接受基因改造,自己的小孩一定考不上好學校,那麼有錢的父母大多都會去嘗試;到了新人種就如同自己的後代時,前一代的人根本無力也無心去消滅他們;只有同時期的未受改造「純人」也許會發起像貴族維持正統血種一樣、罈花一現又自取滅亡的戰爭,演化於是往前跨了一步,進入新物種統治地球的時代。

就某方面而言我同意《X-Men》的觀點:新的物種根本不需要去攻擊人類,人類的攻擊反而是自取滅亡的最大原因。身為落後種族的我們,也許是終究要像殖民地的土人一樣,接受外來少數種族的統治和保護吧!

註一:有人認為有三種人屬於《非人》-"類人(Simians)、半人(Cyborgs)以及女人(Women)",請參考 《Simians, Cyborgs, The Reinvention of Nature》by Donna J. Haraway

相關文章:
《I, Clone》– 複製人的三大定律

Metropolis 大都會

當人類越來越倚賴機器人、當機器人越來越完美,人類和機器人之間的關係究竟是越來越親近,還是越來越緊張呢?《Metropolis 大都會》這部片試圖勾勒出未來的圖像。

《Metropolis 大都會》是由日本知名漫畫家手塚治虫在1949完成的漫畫,如今重新搬上大螢幕,將原本的漫畫重新繪製成動畫演出。腳本由大友克洋改編,由林太郎執導。

片中描述在未來機器人已經大量取代人類的勞動工作,但是社會還是分成數個區域和階級,不只是機器人,連人也不能在未經允許的狀況下越界。機器與人的分界在於機器人不能攻擊人,也因此在社會底層、工做被廉價機器人取代的下層階級暴動時,機器人總是首當其衝。

在此同時,大都會的統治者正處心積慮要建造一個威力強大的高塔,以便統治全世界,恰巧為了追捕國際通緝要犯和伯父前來大都會的健一捲入了事件之中;機器人的失控、勞工的怨恨,再加上右派反機器人份子蓄意的破壞,暴亂一觸即發…。

本片的劇情設定雖然在今日已經不算新鮮,但是和手塚完成的年代相比,在當時還是相當前衛的想法。在本片中有許多各式各樣的機器人,各有其職司和特性,在二十一世紀初仍能以動畫的角度來勾勒出未來的走向。

相關連結:
手塚治虫網頁
介紹 Metropolis 及手塚創作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