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Blog

彎彎和阿貴一樣嗎?置入性行銷來了

今天早上看到彎彎的《帛琉遊》,內容當然還是很可愛,不過有趣的是下面有個《易飛網提供》,點進去之後發現是帛琉旅遊的廣告活動,內容當然全部都是彎彎的圖,連介紹的景點都是,所以應該是置入性行銷沒錯。

置入性行銷也沒什麼不好,只是在廣告代言上,彎彎和阿貴終究有著根本上的不同:彎彎是一個真人的網路形象,阿貴則是完全虛擬的角色。所以阿貴就算介紹你好藥保肝,壓根也不會有人認為阿貴本人真的有用過;但彎彎及其所代表的形象,就會用讓讀者比較願意接受,但也同時會用比較高的標準來看待推薦的物品吧。不知道彎彎接下來會用什麼方式處理這種分際,希望這個招牌不要爛得太快啊…

 

Advertisements

美西專屬主機測試

先前義氣幫已經搬到義氣公屋去了(See also 《換我搬家》),但是我最近還在找其他位於美國專屬主機,主要的原因是覺得把機器放在美國中部實在不是很理想,比起放在美國西部的城市硬是多了一大段路程;這一段路程大概差 40 微秒,總希望可以找到一個位於西岸城市、價格又便宜服務又好的。

上週整理了一份位於西岸城市專屬主機公司的列表,裡面的數字代表三種不同的 ping time: Hinet ADSL/交大/TANet ,可以看得出來如果位在交大的話 ping time 幾乎都比較好,而 ADSL 的線路本身就有約 40ms 的延遲 ( 2m/512k 固三 ),所以過太平洋最起碼需要花上 130 ms,如果從三個地方都可以有 200 以下的 ping time 就算是很不錯的。

至於這些公司是如何找出來的呢?我是先到 WebHostingTalk (又稱 WHT) 這個論壇找資料的。後來發現 AskWebHosting 有提供城市/州搜尋的功能,就利用這個來找加州和華盛頓州這兩區的主機商,但促銷資料大多過期了,還是要回到 WHT 找看看。

不過,原本只採用 ping time 來決定好壞, 後來買了某家的主機來用看看,卻發現有些 ping time 比較高的效能還比較好,整個就是 Orz ;於是乖乖採用實測法。有一些主機商會提供測試檔案,就從交大抓檔案回來測試一分鐘內平均速度是多少。以義氣幫現在用的 LayeredTech 主機來說,從交大拉檔案大概最高是 150KBps (1.2mbps) 左右,但從位在西雅圖的 wowrack 抓則可以達到 400KBps (3.2mbps) 的速度;而我買來試用的 Simpli.biz 雖然位在 San Jose,但卻只有 230KBps (1.8mbps) 左右。但以上這幾家在美國內陸互連大概都可以達到最高頻寬 10mbps 的八成以上。我猜測有一些公司租用的線路對亞洲的連線狀況比較好,不過看起來西岸好像也只有三四家大型頻寬提供商,許多主機商甚至都開在同一棟大樓,就不明白造成差異的主因為何。

除了網路之外,主機的服務也蠻重要的,大概不外乎先寄一些無關痛癢的問題去看看回信速度如何,或是看看先前的 review;理想的主機商應該是 24 小時都有人回信,不過在西岸好像大都沒有;而有許多在列表上的公司風評也都不佳,一分錢一分貨大概還是不變的道理。如果不急的話,鎖定幾家之後等促銷也是好辦法。

不過,難道真的跟大神說的一樣,只有我在乎 40ms 的差異嗎? Q_Q

狐群狗黨

昨天看到一篇文章,大抵上是批評講義氣幫搞小圈圈、寬以律己嚴以待人的行事風格。不過好像也沒什麼好回應的,因為其實本來就是搞小圈圈,結黨營私(例如搞個主機來弄事業之類的),大凡小圈圈不外乎黨同伐異,總不可能黨異伐同吧?

不過,如果說義氣幫真的有串連些什麼,大概除了嘴炮和大食團之外,還真沒什麼建樹。網摘事件與其說是義氣幫群起攻之,倒不如說是這群人對於 spam 的厭惡都是很類似的,喔,是的,我們都當過 SA (系統管理者) ,對於不請自來又千篇一律的內容一向是相當反感的;其他會有一致共識的大概只剩下對 PCHome 廣告信的厭惡吧(不要再寄女性購物報了啊….);對於 pLog/Lifetype、DreamHost、統獨、扁馬等議題上大家都沒什麼共識,也沒有必要取得什麼共同立場之類的。只是因為我們取得訊息的來源是共享的,很多議題經常是你一句我一句的形成某種想法,懶一點的就讓嘴炮流於嘴炮,認真點的可能過兩天就去做了,勤奮一點的就寫成 blog,基於禮貌順手 cite 一下,跟發動數千萬人串聯比起來,我們真的很小咖。

不過,如果說真的要找一條 Decision Boundary,要判斷這群人是 Programmer 還是 SA,那還真不容易;再說,在台灣真的有這條界線存在嗎?連機械/管理/化學/戲劇/外文的人都可以寫 code 兼當 SA 了,這樣二分法不是顯得很牽強嗎?

更不要說,這是個缺什麼叫什麼的幫會,所謂的義氣相挺,只不過是嘴炮而已 :p

對的事,也有錯的作法 – 從張爸到智邦網摘師

張爸,和很多愛子遭逢不幸的父親一樣,用他自己能力所及的方式,試圖喚起社會大眾發生在他兒子身上不幸的關注。不同的是,張爸利用台灣盛行的 BBS,大量的 cross-post 文章,其中又以台大批踢踢因為人氣旺看板又多而首當其衝;許多人的反應都從剛開始的同情,轉為不耐,最後變成反感。為了避免張爸在各大看板大量轉貼文章,甚至批踢踢站長還特別寫了一隻 “張霸魔” 來自動處理,可見張爸對批踢踢所產生的負面影響有多大。

 如果張爸說,「經過一段時間的轉貼文章動作後,我發現,大部分網友不在乎,小部分網友來信支持我,極小部分網友會反彈。」難道這種說法可以說服你嗎?

但智邦 MyShare 的 Roach 卻以這種答案作為網摘 Comment Spam 的理由,就不得不令人覺得遺憾萬分了。一件簡單的事情,因為智邦用了錯的方法、錯的態度,而變得烏煙脹氣,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所以我個人只好把它歸類到張爸之流了….

換我搬家

大神電信年青人布丁後,我也終於搬家了。作為 DreamHost 老鼠會的大老鼠,好像該說明一下逃離原因。

第一個原因應該是原本 DreamHost 777 的方案已經到期了,如果要續約照原價買的話,採月付的話一年也是要一百多美元;雖然 DreamHost 的方案比起其他 Web Hosting Provider 絕對是超值,但是看得到吃不到的流量、和隨時擔心 CPU 會超量的條款,還是讓人覺得有點不放心。

 原本想要找一個 Virtual Private Server,一方面可以給義氣幫的人用,另一方面也可以拿來作為 FindBook 之用。比起專屬的 Dedicated Server,Virtual Private Server 價格大概是 1/3,不過 CPU/Memory 都是和其他用戶 Share;和原本的 Shared Web Hosting 比起來, Virtual Private Server 當然是貴了一些,不過自由度也比較大,先前 Survey 過的列表在這邊

後來大神說,乾脆買一個 Dedicated Server,他就找到了 server4sale 這一家,詳情可以參考大神的文章。不過後來我們發現它其實是轉賣 LayeredTech 這家公司的產品,同樣的 Reseller 還包括 ZipServers。因為原廠和零售的價差並不太大,本來是想要換到 LayeredTech 直接由原廠服務,但是因為它們要求國際訂單要傳身份證件,覺得麻煩就作罷了。

所以,這是個本來要逃離 9.95/month 的 share hosting,最後卻買了 90/month dedicated server 的故事。

不過中間還有一些插曲: LayeredTech 的資料中心位於 Dallas,網路連線是由 Savvis 所提供的,從台灣連接的話,Hinet 和 TANet 大概都是 180-190ms 左右(Hinet ADSL則是 220ms,增加的 40ms 是 ADSL delay)。因為 Dallas 其實是美國中南部,離台灣還是比較遠,所以想要找一個在西岸城市的 Provider,這樣可以把 ping time 降低到 140ms 左右。我找到的列表在這邊,主要是 Los Angeles、 San Francisco 和 San Jose 三地的主機商,可是價格就貴多了。如果有人知道和 LayeredTech 價格相近、但位在上述三地的主機商,歡迎提供。 🙂

總之,大老鼠要逃了,請各位注意自己帳號何時到期,及早做好準備囉 :p

 

談百度和部落格廣告

最近在思考兩個問題,其實都環繞著網路廣告的這個問題。

首先是百度的廣告問題。在其他 Blog 看到,百度的搜尋結果雖然長得很像 Google,但它們的作法其實天差地遠。在 Google 的搜尋結果中,左半邊原則上是不受廣告商影響的(但會因為各國法律而進行過濾,這部份暫且不談),右半邊才是贊助商廣告;百度也用了相同的風格,但是仔細看左半邊的搜尋結果,如果下面寫了 “推廣“,其實那是贊助商廣告,而寫了 “百度快照” 的才是真的網頁排序結果。

所以我照著網友說的,輸入 “玻璃” 這個關鍵字,一直到第四頁才出現第一筆 “百度快照”,也就是說,你必須要翻到第四頁最下面,才看得到第一筆不受廣告影響的資訊;而當你使用 Google 時,是第一頁、第一筆。

曾經在看到《我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這一則百度的廣告時,對於中文搜尋引擎帶有的一絲期待,至此完全破滅。在搜尋引擎的世界裡,這種作法可以說是一種詐欺吧。就算百度確實把搜尋結果標上了 “推廣” 和 “百度快取” 以資識別,也無法讓我在情感情面上釋懷。

部落格行銷,在某種程度上,也給我類似的感受;其中尤其以 “利用聽起來無以抗拒的口號,進行串連式的行銷” 為最。舉工頭堅的部落格為例,在他令人感動的文字背後,只有一種治療的方式:參加某個旅行團。這本來也無可厚非,許多電視廣告同樣訴諸情感,以激起消費的慾望。可是像是 《出賣自己,為中華隊加油!》這個串聯活動,就令人感到非常不舒服。首先,這個出賣活動是個利己活動,工頭堅的旅行社因為這樣有更多曝光機會、參加串連者則”有機會”獲得參加免費旅行的機會。至於中華隊到底會不會因為這樣得到足夠加油機會、什麼時候有轉播、中華隊和其他隊伍的勝算,完全不在這次活動的考慮中。當然,工頭並沒有責任要對這些事做些什麼,可是和一個真正 “為中華隊加油” 的串聯活動比起來,這個利用部落格串聯的旅行團企劃活動總給人一種怪怪的感覺。

這種宣傳手法讓我聯想到政治宣傳。例如,手牽手護台灣是一個很值得紀念的活動,但在宣傳得最熱烈的時候,有沒有一種疑問是: “這樣就能護台灣了嗎?” 可是這個問題不在活動宣傳的理性討論之中,卻讓沒有置身於行伍的人瞬間有一種 “我好像不太愛台灣?” 的罪惡感和迷惘。就算工頭堅用很漂亮的包裝把活動包裝起來,但我覺得,這樣一個部落格就是和百度的”中國第一大”一樣,令人不快;也許現在還有很多人會因為對於部落格的熱情和天真而一起投入情感的呼喚之中,但,能玩多久呢?

能玩多久呢?這是我對這兩件事相同的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