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Talk

给来自大陆朋友的服贸科普文

最近被我洗板的大陆朋友,如果你还看得到我这篇,那我要感谢你还没有放弃我这个朋友。也许你对于这个主题也想多了解一点,所以我就斗胆写了一个科普文来解释一下发生什么事。

– 什么是服贸?

服贸是两岸服务贸易协议的简称。两岸在2010 签了经济合作架构(ECFA),依其架构内容开始搓商关于服务业的贸易规定。比较白话的说,就是彼此开放服务业市场。详细内容在这边:http://zh.wikipedia.org/wiki/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列表

– 听起来好像很无聊,有什么好吵的?
Continue reading

2014, 新開始

2013 年底,決定在 2014 離開待了將近六年的公司。雖然說原本的公司還有許多可以學習和成長的空間,但心中想要加入小公司大幹一場的想法卻也已經越來越強烈,”那就不要浪費時間了吧”,我心裡這樣想著。於是,就在年終要到手之前,提出了辭呈,在 2014 就加入了一家小公司,成為第七號員工。

首先最大的變化是通勤,從原本的開車五分鐘(其中三分半在等紅綠燈),變成要跨越華盛頓湖到西雅圖市中心上班。原本以為要花上半小時以上,幸運的是目前大多是二十分鐘左右而已,這才發現因為上下班的車流剛好是不那麼堵的方向,所以反而比以前下班時去西雅圖快許多。每天跨越湖時看到的美景也讓人心情愉快,一天中有通勤的時間想想事情也讓腦袋有機會沉澱一下。

說說公司吧。公司才剛從育成中心搬到現址,跟一個建築師事務所分租一個角落當辦公室,不知情的話還會覺得怎麼這麼氣派。不過,樓下的橋下先前也是流浪漢晚上聚集過夜的地方,晚上方便之後早上經過尿味相當的濃烈,所以同事戲稱我們這裡是 “Pee Alley”;中午的午餐公司出錢,所以大夥都一起去外面吃飯,感覺相當不錯,而這附近餐廳也比東邊要多元,所以也就有更多機會吃到以前比較少吃的異國美食。

新公司最大的差別當然就是萬事起頭難了,但新公司的好處是,你找對人了,他們就會把事做好。這麼多要做的事,沒有什麼可推的,每一個人就是自己主動揀一個事起來做,做完了就再找新的事做。要混,就不用來這浪費生命了,在大公司混吃等死還賺更多吧。

也就是這樣,兩個半月過去了,做了不少的事,學了很多已經丟在待學清單裡的東西。每天雖然維持跟以前差不多的工時,但做有意義的事的時間卻是在前公司的四五倍以上。所有的管理手段,都很難讓大公司重現這樣的生產力,因為內在動機的強度還是遠超過外在誘因啊…

至於能不能發財,我看是卡難啦~ :p

如果 Elon Musk 在台灣創業….

如果 Paypal, Tesla 的創辦人、真人版的鋼鐵人 Elon Musk 在台灣創業….

“Paypal 即日起停業。金管會: 在沒辦法解除洗錢疑慮之前不貿然開放” (銀行: 科科科)

“Tesla 無法掛牌。交通部: 在沒有新的驗車標準之前電動車不宜冒然開放上路” (裕隆: 科科科)

淺談美國的移工/移民政策

全球化之後,人才的爭取也變成國家競爭力的一環;一方面人才可以來自任何國家,另一方面,跨國企業仍然希望可以在一個 “招募人才不那麼困難” 的國家落腳。整理這篇文章的目的是希望利用美國作參考,來找出台灣現行移民政策的盲點。

美國的移民政策要解決以下兩個問題:

  1. 外籍人才/勞工的聘用
  2. 外國人取得美國永久居民資格的方式

其中,外籍人才/勞工的聘用上,則分為兩大類:

  1. 技術性勞工,大多數以白領工作為主,最多人使用的是 H-1B 簽證,大學以上學歷的名額是每年 65,000,碩士以上有額外的 20,000 名額。另外也有跨國公司轉調專用的 L 簽證
  2. 季節性勞工,大多是以藍領或農業季節性工作為主,包括了 H-2A (農業) 和 H-2B (非農業) 工作,有季節和國家的限制。

以常見的 H-1B 來說,公司在四月申請,員工最快在當年十月可以上班;每次簽證後可以合法工作三年,得延長一次三年。員工在 H-1B 期間內失業簽證即失效需離境,但可以跳槽轉換到其他公司。為了保障本國勞工權益,公司需要證明他們給付的薪資不低於給同業同等經驗的本國勞工,

目前的挑戰: 由於美國資訊類工作的需求大增,目前一年 65,000 + 20,000 的名額,在景氣好的年份已經不敷使用,申請者即使在四月一號即送出申請也有可能抽不到,這種狀況造成公司招募的不確定大增,在新的移民改革中,預計名額將會大幅增加。但同時,由於引入更多外籍白領勞工勢必衝擊到本國的勞工薪資增幅,相對的也會有一些阻力。
Continue reading

反媒體壟斷和社運的一些雜想

這次回台灣,免不了會感受到朋友們的焦慮:2012 年的台灣,太多事讓人憂心。其中大概又以即將形成的媒體壟斷、和讓人疲於奔命的社運議題最讓人難以忍受吧。

反壟斷固然是可以從抗議和抵制這條路下手,但問題是這條路是短效的。就算旺中不是直接獨大、壹傳媒不賣給旺中,並不能避免傾中媒體市佔越來越大的趨勢。這些媒體找到一個出手大方會買單的廣告主,勢必在舊的模式上是會比沒有這些支持的媒體要來得有競爭力,透過商業的手段競爭,其他媒體當然自然會敗退。你也許可以期待反壟斷法會派得上用場,但我卻對這種期待英明的聖上主持公道的想法感到更莫名其妙。

從另一個角度想,”壟斷” 是 “市場”被少數人佔了;我們擔心的市場是舊媒體,包括報紙、電視台和有線電視頻道商。上面已經說了,反壟斷的抗議行動只能拖延合併、不能解決壟斷的問題。真正能夠解決壟斷的問題,還是要去創造新勢力,創造新的媒體市場。

創造新的媒體勢力,如果是要像黎佬那樣在三大報寡佔的狀況下打下一片天,確實,是需要很大的資本的。不過,我們也不要忘了壹週刊、蘋果乃至於壹電視,都是在產品差異化上面下了許多功夫,而不單單只是有錢去印印報紙這麼簡單。腥羶色以外,不要忘了在蘋果日報之前我們的報紙竟多是黑白的。我們也不要忘了,在這個夾縫中,壹傳媒又是怎麼樣吸引到廣告主來維持它的營運、乃至於它的平面媒體成為一個賺錢機器的。

所以一個成功的新媒體勢必是要有差異的,勢必是要有錢賺的,然後才真的能讓被中資媒體去影響比較少的人。

那新的媒體在哪裡?其實就在你的 social network timeline 上面、以及在你的手機裡面。

以前是 “媒體所未報導之事未曾發生”,現在是 “未出現在 Timeline 上之事未曾發生”,人們花在關心他們朋友、以及他們朋友關心之事的時間,將會越來越多,這個趨勢只會越來越高。社運已經不能再期待有 gut 的記者和總編來讓人們關心,而是要透過 social network 去滲透、去喚醒群眾、去取得支持。沒有辦法擠入多數人 timeline 的運動,未曾發生。

而以前我們吃早餐時看報、吃自助餐時看電視新聞,現在大家只看他們的手機。你的東西在手機上找不到、不好讀,你不只錯過了吃飯時間、還錯過了人們等紅綠燈、等公車、甚至上大號等零碎但想取得資訊的時間。旺中沒有辦法滲透每一個街頭、每一間洗手間,但它如果比你更早讓每個人大便時都打開它的 app 取得資訊,那就真的玩完了。

幸與不幸都在一念之間;你當然可以說人家隨便砸幾億就有了,但問題就是它不一定會砸對方向,要不然黎老也不會因為報紙印彩色就賣這麼好,各報也不會只能在週三等某週刊出刊後才能寫頭條了。

我覺得,新的媒體還是要解決根本的資訊爆炸問題。這裡先岔題講我的一點淺見。

人們為什麼不關心社運?一是不想、二是不能。不想,是因為跟他不切身,感受不到;不能,是因為俗務太多、資訊太亂、心有餘而力不足。你要擴大自己的陣容,就要解決這兩個問題。

不切身,就是因為運動太大、太遠、太複雜。不是能拉到全國性的議題才值得有運動,不是非要牽涉到藍綠的事才應該推公投,甚至、不是政府大力禁止的事才值得抗議。找一個在小區域內本來就已經很五五波的議題來作運動,讓大家參與和討論、抗爭和被抗爭,讓小議題發酵、讓小抗爭播種,再來挑戰更大的議題,你才有兵啊。

因為俗務太多、資訊太亂而不能,所以新媒體一樣要扮演一個過濾的角色啊。只是這個過濾,不是你想的那個傳統報社的記者編輯總編乃至中宣部,而是家人、朋友、同學、還有值得信賴的其他人。當然,你的新媒體記者一樣可以努力贏得信任,正如同人們開始相信壹週刊寫的大多都是真的一樣。而你也得把他日常生活所需的基本東西準備妥當,期待他能把時間省下來關心更大條的事。

然後,也許你會發現,作運動、反媒體壟斷和賺錢,本質上是可以畢其功於一役的啊~ 🙂

不要便宜賣掉自己的青春 – 談新鮮人的起薪

今天看到 《為什麼你起薪那麼低》 這篇文章,覺得該把想法整理出來了。

簡單的說,我的想法是,”新鮮人的起薪受大環境影響很大,但你沒有義務要接受低薪”。

從該篇文章的故事說,作者似乎想要說,這個年輕人不值得這個價,所以他最好接受五萬的工作,假以時日,等他證明他能幫公司賺錢,再燒個幾百萬變哈佛 MBA,也許可以再來討論八萬合不合理。
Continue reading

第一次因為公司的廣告感到驕傲

昨天公司推出了一個很勇敢的廣告,是一個父親講述自己參加女兒的同性婚禮的心路歷程。廣告拍得很棒,最棒的部份是它下的註腳: Find Your Understanding (和公司最近推出的一系列 Find Yours 主題吻合),但更重要的是切中同性婚姻中的要害:這是個”理解”的議題,而不是對與錯。

簡單的背景介紹: 公司(Expedia)所在的華盛頓州在今年四月通過了允許同性結婚的法案,但在今年十一月將要舉行州民複決;先前加州就是立法通過但複決被否決。贊成同志結婚和反對的雙方當然都集結了許多力量來宣傳,最早的時候反對的一方因為 Chick-fil-A 這家連鎖炸雞店的老板支持而聲勢大漲,但接下來 Amazon 的老闆賢伉儷捐出有史以來針對同志平權運動最大筆捐款 250 萬美元,使得支持同志婚姻的一方也旗鼓相當,連帶著帶動許多這區的科技公司老闆都捐款挺同志,各公司也都發表聲明支持。

本公司雖然一直到上個月才發表聲明,但是我真的很喜歡這一個短片,很高興公司願意用這樣明確的行動來強化聲明,真的讓我感到以在這公司工作為榮!

Find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