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Talk

反媒體壟斷和社運的一些雜想

這次回台灣,免不了會感受到朋友們的焦慮:2012 年的台灣,太多事讓人憂心。其中大概又以即將形成的媒體壟斷、和讓人疲於奔命的社運議題最讓人難以忍受吧。

反壟斷固然是可以從抗議和抵制這條路下手,但問題是這條路是短效的。就算旺中不是直接獨大、壹傳媒不賣給旺中,並不能避免傾中媒體市佔越來越大的趨勢。這些媒體找到一個出手大方會買單的廣告主,勢必在舊的模式上是會比沒有這些支持的媒體要來得有競爭力,透過商業的手段競爭,其他媒體當然自然會敗退。你也許可以期待反壟斷法會派得上用場,但我卻對這種期待英明的聖上主持公道的想法感到更莫名其妙。

從另一個角度想,”壟斷” 是 “市場”被少數人佔了;我們擔心的市場是舊媒體,包括報紙、電視台和有線電視頻道商。上面已經說了,反壟斷的抗議行動只能拖延合併、不能解決壟斷的問題。真正能夠解決壟斷的問題,還是要去創造新勢力,創造新的媒體市場。

創造新的媒體勢力,如果是要像黎佬那樣在三大報寡佔的狀況下打下一片天,確實,是需要很大的資本的。不過,我們也不要忘了壹週刊、蘋果乃至於壹電視,都是在產品差異化上面下了許多功夫,而不單單只是有錢去印印報紙這麼簡單。腥羶色以外,不要忘了在蘋果日報之前我們的報紙竟多是黑白的。我們也不要忘了,在這個夾縫中,壹傳媒又是怎麼樣吸引到廣告主來維持它的營運、乃至於它的平面媒體成為一個賺錢機器的。

所以一個成功的新媒體勢必是要有差異的,勢必是要有錢賺的,然後才真的能讓被中資媒體去影響比較少的人。

那新的媒體在哪裡?其實就在你的 social network timeline 上面、以及在你的手機裡面。

以前是 “媒體所未報導之事未曾發生”,現在是 “未出現在 Timeline 上之事未曾發生”,人們花在關心他們朋友、以及他們朋友關心之事的時間,將會越來越多,這個趨勢只會越來越高。社運已經不能再期待有 gut 的記者和總編來讓人們關心,而是要透過 social network 去滲透、去喚醒群眾、去取得支持。沒有辦法擠入多數人 timeline 的運動,未曾發生。

而以前我們吃早餐時看報、吃自助餐時看電視新聞,現在大家只看他們的手機。你的東西在手機上找不到、不好讀,你不只錯過了吃飯時間、還錯過了人們等紅綠燈、等公車、甚至上大號等零碎但想取得資訊的時間。旺中沒有辦法滲透每一個街頭、每一間洗手間,但它如果比你更早讓每個人大便時都打開它的 app 取得資訊,那就真的玩完了。

幸與不幸都在一念之間;你當然可以說人家隨便砸幾億就有了,但問題就是它不一定會砸對方向,要不然黎老也不會因為報紙印彩色就賣這麼好,各報也不會只能在週三等某週刊出刊後才能寫頭條了。

我覺得,新的媒體還是要解決根本的資訊爆炸問題。這裡先岔題講我的一點淺見。

人們為什麼不關心社運?一是不想、二是不能。不想,是因為跟他不切身,感受不到;不能,是因為俗務太多、資訊太亂、心有餘而力不足。你要擴大自己的陣容,就要解決這兩個問題。

不切身,就是因為運動太大、太遠、太複雜。不是能拉到全國性的議題才值得有運動,不是非要牽涉到藍綠的事才應該推公投,甚至、不是政府大力禁止的事才值得抗議。找一個在小區域內本來就已經很五五波的議題來作運動,讓大家參與和討論、抗爭和被抗爭,讓小議題發酵、讓小抗爭播種,再來挑戰更大的議題,你才有兵啊。

因為俗務太多、資訊太亂而不能,所以新媒體一樣要扮演一個過濾的角色啊。只是這個過濾,不是你想的那個傳統報社的記者編輯總編乃至中宣部,而是家人、朋友、同學、還有值得信賴的其他人。當然,你的新媒體記者一樣可以努力贏得信任,正如同人們開始相信壹週刊寫的大多都是真的一樣。而你也得把他日常生活所需的基本東西準備妥當,期待他能把時間省下來關心更大條的事。

然後,也許你會發現,作運動、反媒體壟斷和賺錢,本質上是可以畢其功於一役的啊~ 🙂

不要便宜賣掉自己的青春 – 談新鮮人的起薪

今天看到 《為什麼你起薪那麼低》 這篇文章,覺得該把想法整理出來了。

簡單的說,我的想法是,”新鮮人的起薪受大環境影響很大,但你沒有義務要接受低薪”。

從該篇文章的故事說,作者似乎想要說,這個年輕人不值得這個價,所以他最好接受五萬的工作,假以時日,等他證明他能幫公司賺錢,再燒個幾百萬變哈佛 MBA,也許可以再來討論八萬合不合理。
Continue reading

第一次因為公司的廣告感到驕傲

昨天公司推出了一個很勇敢的廣告,是一個父親講述自己參加女兒的同性婚禮的心路歷程。廣告拍得很棒,最棒的部份是它下的註腳: Find Your Understanding (和公司最近推出的一系列 Find Yours 主題吻合),但更重要的是切中同性婚姻中的要害:這是個”理解”的議題,而不是對與錯。

簡單的背景介紹: 公司(Expedia)所在的華盛頓州在今年四月通過了允許同性結婚的法案,但在今年十一月將要舉行州民複決;先前加州就是立法通過但複決被否決。贊成同志結婚和反對的雙方當然都集結了許多力量來宣傳,最早的時候反對的一方因為 Chick-fil-A 這家連鎖炸雞店的老板支持而聲勢大漲,但接下來 Amazon 的老闆賢伉儷捐出有史以來針對同志平權運動最大筆捐款 250 萬美元,使得支持同志婚姻的一方也旗鼓相當,連帶著帶動許多這區的科技公司老闆都捐款挺同志,各公司也都發表聲明支持。

本公司雖然一直到上個月才發表聲明,但是我真的很喜歡這一個短片,很高興公司願意用這樣明確的行動來強化聲明,真的讓我感到以在這公司工作為榮!

Find Your Understanding…

不要瞎忙 – 不要忙著去改善不是瓶頸的問題

我記得剛開始在美國工作的時候,就覺得大家好像都很閒;像是早上十一點就被抓去飲茶到下午一點才回來、組內不時的也有各式各樣的活動、下午五點在茶水間外面的休息區就有人開始玩 Rock band,那時候不免會納悶,這些人怎麼這麼閒?都沒有事給他們做嗎?打開公司的 bug tracking system,看起來也有不少可以修的 bugs,為什麼主管都不會要他們把這些修一修呢?我不禁納悶。
Continue reading

自製洗烘衣機底座

美國的 3C 或家電市場有個特色: 主機本身常有特價,但是耗材和週邊的價格卻是硬得很。兩年前趁著感恩節特價時買到打五折的洗烘衣機,等於是買洗衣機送烘衣機,當時覺得好像沒必要特別花錢只為了把它抬高,所以也沒有特別留意價格。這兩台滾桶式洗烘衣機用起來倒是蠻滿意的,新品入手價是五折當然 C/P 值很不錯。

不過,老婆每天洗衣服才發現,滾筒式洗衣機的開口高度還是低了點,每天都要這樣彎腰取放衣服,雖然不是很大的動作,但久了畢竟還是會不舒服。查了一下才發現,一個竟然要美金 $199,這一個鐵打的方抽屜比 kindle fire 還要值錢,還找不太到有打折的,買一對不就都可以再買一台基本款的洗衣機了?


Continue reading

旅遊安全也是一個產業

最近才知道,在商務旅行的世界裡,如何確保員工的安全,也是一個產業。

想像一下某個城市發生暴動,公司需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夠知道自己有多少員工在當地、或正在往該城市的路上呢?這樣一個簡單的問題,要回答卻不是件容易的事。員工有可能坐飛機去的,有可能是開車去的,也可能是長期派駐在當地的,這些名單要能快速整理好,才知道該聯絡哪些人,確認他們的安危和需求。

為什麼要快?因為當事故一發生時,撤離當地的交通工具勢必很搶手,能夠越快開始改機票、訂車,越有機會能夠搶到。至於還在前往該地路上的員工,如果能夠即時聯絡上讓他不要前往事發地,也可以讓後續處理的成本大為降低。

這些措施,最重要的目的還是希望員工的安危不要變成公司經營上的變數,花小錢來避免損失大錢,是這個產業最大的價值。

更甚之,有些公司的董事會甚至會禁止公司高層同乘同班飛機,以避免同時失去多位高層主管。如何在眾多的訂位記錄中主動通報這類的風險,來落實董事會訂下的政策,也自然就成為一個有價值的生意了。

獨立書店和反折扣的荒繆論述

前幾天看到破報上的這篇 (反折扣戰,為誰而戰?),忍不住還是要來挑出論述的荒繆性;簡單來說,作者認為折扣戰消滅了實體書店,而實體書店的消失是有害的,特別是獨立書店,因為獨立書店是讓小眾書籍流通的重要媒介。

這種論述如果在九零年代也許還有一些道理,畢竟,網路還不發達,小眾口味的東西就只有透過非主流的實體通路才有辦法流通。但不要忘了,在網路時代,專攻小眾的網路書店也比過去的實體書店更容易被分散在各地的小眾給注意到,住在屏東的人不需要到公館女書店就可以買到小眾的書籍,而書店老闆也不一定要在台北市才有辦法開一家小眾品味的書店,他可以在台東慢活和朋友邊喝茶邊搞他的網路書店,問題是,獨立書店的經營者,是否有體認到這樣的機會?

再說書店的氣氛。是的,實體書店確實有一些難以取代的感官刺激,讓人可以更容易跳脫原本不會接觸的書籍;但不要忘了,網路電子報和書評的影響力也遠勝過一家小書店,該文所說的博客來書籍連結更新慢,其實就是另一個機會:作為一個小眾品味專門的書店,擁有比博客來等大型網路書店更專業的推薦文和出版資訊,不就是在主流之外打出自己一片天的利基市場嗎?

另一個要分清楚的,是喜愛書籍以至於要想要靠推廣某些書籍而靠這個謀生活,在這個時代甚至於不需要自己開書店這麼麻煩了,作為書評作者靠推薦書維生,已經是可行而且穩當的行業了。媒介書和讀者的這個工作,已經由書店轉到網路了,已經不太需要真的有實體店來作了。這個時代開獨立書店,事實上已經比較接近開獨立咖啡店:是因為自己希望有個地方可以和朋友交流而開,而大部份人都知道沒辦法致富甚至要虧一點錢。問題是,台灣的獨立書店經營者是否瞭解到這件事?還是要像一群獨立咖啡店的老闆們,去抱怨連星巴克都打折活不下去、再呼籲大家支持義式咖啡統一訂價?不要忘了,當電子書盛行之時,獨立書店可就不能靠書籍陳設來說嘴了,到時候,又要怎麼辦呢?

總而言之,網路改變的並不只是銷售的通路,而是連推廣書籍的通路一起改變,實體書店的通路性質被削弱之下,折扣戰只是商品無差異化下的衍生物而已,如果不早點認清這個變化而只關注折扣的問題,就只有等著溫水煮青蛙吧。

相關文章:
為什麼我們該反對圖書統一定價制?
定價制:誰心痛?誰心動?(完)

為什麼我們該反對圖書統一定價制?

利益揭露: 本文作者為 Findbook.tw 創辦者,Findbook.tw 為一提供書籍比價功能之網站,本文內容可能受個人利益影響。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拖了這麼久,看到半年前的圖書統一定價制的活動,心中其實有不少想法,但卻一直沒辦法靜下心來整理一下。一年沒發 blog 之後第一篇就來反對什麼似乎有炒作的嫌疑,不過反正大概也沒人看,就當作我思辯過程的整理吧。

為什麼台灣需要圖書統一定價制?推動者列出了不少問題,比如說,獨立書店跟大型連鎖/網路書店無從競爭 ,本土作品的萎縮 ,以及折扣戰帶來的定價灌水。簡而言之,圖書市場正在朝向集團化經營、大眾化口味、以及常態性的高折扣走。有些人認為圖書統一定價制可以減少大型書店對獨立書店的競爭優勢、避免小眾口味缺乏曝光而死、出版業也不用灌水灌張灌價。

而為什麼出版業這麼特殊非得用這麼極端的方式來保護?倡者認為這是文化產業,對於社會有其重要之處,必需特別對待。

我的第一個問題是,這法令有執行的可能嗎?

首先,如果出版商現在都沒有限制下游書店要用幾折賣書,政府介入真的會讓這件事變得簡單嗎?還是,出版業想要把查下游有沒有打折的成本,轉嫁到國家公僕身上呢?我們的執法人員適合作為出版物如何販售的裁決者嗎?

再來,即使所有的實體/大型網路書店都遵守法令,又要如何規範網路拍賣賣家?兩年以內的二手書也必須要納入限制嗎?如果不納入,那九成九九九新的二手書呢?化整為零的個人賣家又要如何執法?”禁止以低於定價賣書” 是不是又變成網拍業者的義務?

我的第二個問題是,為什麼是兩年?

現在很多書的生命週期可能都不到一年了,一年後拿去回收可能還要貼別人油錢,這類書如果跟其他出版品一樣被保護,只會讓店頭更不願進這類書籍,到最後不是反而影響書籍流通?就我看來,新書上市三到六個月內就已經很足夠了,實在沒有超過六個月的必要。

我的第三個問題是,那出版業自己現在做了什麼呢?

出版業如果不喜歡折扣戰,那,自己家的網站上賣書為什麼也打折呢?如果這件事真的是因為通路壓迫造成,為什麼自己開了個網站也開始打折哩?如果這件事真的是為了獨立書店/特色書店的生存,那為什麼不去規範禁止出版商給不同通路不同的進貨折扣價呢?

總的來說,我認為這法令 1) 訂了也沒辦法徹底執行; 2) 不切合現在資訊流通的速度; 3) 把商業競爭成本轉嫁到社會(執法/執行/減少競爭),除非參與的出版社都很有誠意的把自家網站改為不二價、也不再允許大型通路賤賣自己出版品,不然,作為消費者,我認為完全沒有支持圖書統一定價、以讓出版業把商業成本轉嫁於社會的必要。

中科四期環評問題影響需要大家關心

最近在 Portnoy 的blog常看到關於中科四期的環評問題,本來沒有太注意,後來隨意點了一下才發現問題真的很大。簡單的說就是,你是否認同科學園區處理過的廢水,可以直接排入濁水溪下游,而這個下游區域是台灣主要的稻作生產區域之一

現在只要花二十多億 (整個計劃號稱投資金額有四千多億),就可以把廢水放流到外海,你覺得該不該做?

我本身不反對中科四期,當然園區用水排擠農業用水也是很大的問題,但比不上廢水來得讓人不解。我不懂為什麼一個看似光鮮的產業,還得要佔盡這個土地和週遭人民的便宜才有辦法在國際上競爭?而我們土地上的毒還不夠多嗎?

寫在 CCCA 熄燈前

認識交大 CCCA 這個社團是在 1996 年的時候;因為兩本書籍的介紹,認識了這個充滿神級人物的社團,在那個用 56k 就可以橫著走路的時代,這個社團和交大開放的網路環境,幾乎決定了我填大學的志願表。在那個交大還不叫野狗大,宅男也還不會被拿來形容 113 的時代,能夠進入這個社團還是很讓人高興的。先前寫的 《記得當時年記小》也記錄了一些過去的想法。

其實一直以來這個社團都有定位的問題,和計中的關係也一直是整個社團的重點。CCCA 的困境其實和每一個網管所要面對的困境都是一樣的:你的定位是什麼?你的老闆是誰?你真正的客戶又是誰?技術只是多個構面其中的一環,如何維繫關係和溝通反而是最困難的事。當過去賴以維生的技術完全被時代潮流淹過去的時候,你又是否能事先充實自己往前更進一步呢?

我唯一覺得可惜的是,當 CCCA 成為歷史,那個讓學生參與網路發展的交大似乎也將成為過去式,那個百站齊放、各式有的沒的應用都在台灣跑第一棒的交大,失去了學生的創意、學生也放棄了舞台,還有機會再創造出另一個特色嗎?

或也許,人去政息還是最好的寫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