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Story

殘香

才進電梯按了樓層,就發現電梯裡有一股熟悉的香味。以為是前一個乘客留下來的味道,抖了幾下鼻子,才發覺味道是從自己手上傳出來的。怪了,大清早的,哪來的味?結果原來是手上的雨傘,沾了她的味道。

那一天下大雨,你永遠不會知道女生沒拿出傘,是因為她沒帶,還是不想拿出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只要你比她早拿出傘,那麼你就有機會和她更撐一把小傘。雨滴毫不猶豫的落下,把傘底下和外面隔成兩個世界。這個傘下是世界僅存的空氣,所以我珍惜的吸著,有她味道的空氣。

是走了太遠、還是味道太強烈了,怎麼會在這個傘上留下這麼多的殘香?那一天,只是順著雨水的流向,一步步的向前,所以倒底走了多久?我喜歡的,也許是同在一把傘下的親蜜、同時又保持點距離的彆扭。我的左半側濕透了,我的鞋裡還進了水,下半身和左半身都處於冰原的疏離,和靠近她的那一側形成強烈的對比。

你不會相信三個月前的香味還會留下來的吧,我也不知道自己已經把這把傘塵封了這麼久。時間就是轟隆隆的走著,用生活中的大小瑣事掩蓋它逃走的事實;那女孩等著一個答案,而我轉過身就忘了這把傘。

只是,過了那一夜,誰也再說不準,這味,還是不是同一個了….。

想要不想要

寒流日裡的暖陽裡,東西都帶著一點點不真實。就像脫下了外套,仍能感覺到的冷空氣一樣,快樂的氣氛,也只有薄薄一層,一點點微風就會吹散。

明明已經飽足了,卻還要喝上一杯奶茶,結果飽得不像話還讓自己莫名其妙的憂鬱起來。想要在網路上看些什麼,可是除了什麼以外什麼也看不到。冬日儘管適合憂鬱,可是憂鬱已經太多了,多到,溺死人的程度吧。

我想我是不需要的。只是,我總是這麼跟我自己說….,結果,總是說說罷了。

那些妳沒有發現的事

妳沒有發現的是,之所以可以笑著祝福我,是因為我曾經花了多少工夫避免撩起妳的傷痛。

我等到妳的心不痛、傷好了,才讓自己接受別人的祝福。我試著彌補在妳心中留下的錯誤和遺缺;當妳成為一個重新完整的人,我笑著一句不說就離開。

我是希望妳自由的;然後我也才能自由。雖然做了不被瞭解的事總讓我痛苦,但,比起相互糾結的兩個靈魂,我寧願我們都回到最初。

烏鴉

有一隻烏鴉獨自飛啊飛的,忽然有另一隻烏鴉趕上他。

「嗨,」另一烏鴉說,「要不要一起飛?」

妳有沒有想過,愛情其實本來就是這樣(莫名其妙)的一回事?

束縛

有多少事情做不到,其實是自己給自己受限呢?

我沒有辦法精確的說出現在是什麼狀態;只是很肯定的是,現在我相信,我跳得過去對面的大樓了。

我知道你們不瞭解,不過那並不重要。

盡頭

法文班的教室走進一個很瘦的女孩子,坐在我的旁邊;除了她也用左手寫字之外,我還發現她的手上插著注射用的管子。老師照著慣例叫大家回答問題,輪到她卻跳過了直接叫我。

下課的時候幾個認識她的同學熱絡地和她交談;她說她的肝受到細菌感染,最近都住在醫院。本來就纖瘦的她瘦了四公斤,綁著馬尾卻還是有點蒼白;同是政大的學弟問她有沒有上課,她說跟學校請假,也許下週就會回去了吧。他又問,那怎麼會先來上法文班呢?她說,現在一天只能離開醫院四小時,所以想來這裡。

出教室時看到坐在門口的婦人,嘴中默唸著的佛經,絲毫不會因為多看我們幾眼而減緩。一瞬間心中的懷疑升到頂點,想著她的笑容突然覺得好不真實。

在我的盡頭,我想要做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