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戈待旦

這是第幾場呢?仔細算一算,大大小小的征戰,如今竟也不下百來次;大的十數萬,小的幾十人,這些年來,征戰已經成了一種習慣。

只是還是忍不住心中的悸動,在這個對其他人而言可能是平平凡凡的夜晚。拿出了兵器看了又看,擦了又擦,卻擦不去那種煩悶,抹不去那些疑慮。

是十五歲那年遇上了第一回的大戰嗎?那個還不知道天高地遠的年紀,在還來不及反應之前,就已經立了大功;那是個大獲全勝的戰役,也是真正走上這條路子的開始。從戰勝的那一刻起,就已經再也沒有回頭的機會了。

戰勝的意義在於宣告戰敗的到來,不論如何神勇,幸運之神沒有永遠站在同一邊的道理;十八歲那場不算贏也不算輸的陣仗,卻是重新回顧自己過去顧盼自如日子的開始;從此,不再與虛名共處。

二十歲的那場仗打得迷惘;誤以為世界即將裂為兩半,一半屬於成功,而失敗者將一無所有。迷惘的決定背水一戰,告別了家鄉,揮別了愛人,「等我的好消息,」他說道,「或是讓我一無所有…。」

終究是敗了。忍受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卻沒有勇氣滴下的苦痛,承受無顏見江東父老的憂鬱;下雨的日子老天一同傷悲,高照的豔陽是嚴厲的指責;在以為就要與這個世界揮別的墜落之中,攀到一隻拉住他的手…。

戰,終究是要的;只是這次瞭解到,世界並不會因為結果而變;環繞在身邊的人、擁有的愛,只有經過自己的不珍惜,才會失去。征討奪不去,戰勝帶不來;總有一條路,為每一場戰役的每一個人準備…。

是以,不需要懷疑了,是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