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year after

在睡不飽的狀態下,走出實驗室,才發現秋天的氣息已經越來越濃了。熟悉的味道卻讓我想起去年,想起剛進貓空大的點點滴滴;一年了。

最近常在想,自己到底在忙什麼;不是很能夠精確的描述出忙碌的原因,好像就是,花了很多時間解決一些原本以為簡單的事,花了一些固定的時候處理生活中必要的事,又花了一些逃避了重要的事,然後就發現自己的時間消失了。

時間在流啊,一方面感覺到事情做不完,另一方面又因為事情反正是做不完的而感到安心;心中的邏輯永遠有兩套:To be, or Not to be。

不過這也許就是一種安逸吧,在忙碌中的安逸;就算總是會累到躺下來就昏迷,也還是在該爬起來的時候毫不猶豫;就算是會因為神經緊繃而沒有辦法在稍有聲音的實驗室裡小憩,但還是耐著性子靜靜的在反覆的測試之中找出問題。在做一件事的時候總想著另一件不相干的事,但也沒有什麼時候像現在更專注、更寧靜了。

只要朝對的方向前進,就會越來越接近;只要不要放棄,事情就會漸漸明朗,也許命運已經在前頭等待,但答案是什麼,和現在的我,並不相關。

而我對於這樣微涼的秋,這樣的我,感到非常滿足。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