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睏,別人在做工

自從來到米國之後,感覺最不適應的,就是每天都有一段時間,是台灣的的睡覺時間。在這段時間,大部份在台灣的朋友,都處於睡眠的狀態;少數靠看片提神熬夜寫程式的長輩也都在專心的狀態,那種寧靜的感覺,會有一種自己正在熬夜的錯覺。

很有趣的是,有些工作則變成接力的狀態;在台灣的朋友在上班時間做一做,和我聊一聊,我就去睡了;等我睡醒,就換成我的工作時間,他們準備去睡覺。有時候會覺得這樣很像是一天只有兩次、每次兩小時的溝通時間,如果事情沒有在這段時間有個結論,就等下一次通信的時間才能繼續。

當然也許是因為像我這種網路重度使用者,生活在美國的某一角、或是喜馬拉雅山上,唯一的差別只是日出日落的時間不同而已。身邊的朋友大多仍然是兩個 clicks 的距離(click Instant Messenger, click and type),偶爾還會有打錯 skype 嚇死我的朋友….(在美國,還是會接到打錯電話的啊….),拜科技之賜,在哪個時區工作,反而變成一件值得規劃的事情。

一天兩次直接的交談時間,其實對於大多數的討論事項就已經足夠,但有時候我們反而太濫用直接交談的時間,變成開始於上班時間、結束於下班時間的冗長會議或討論。所以我才會覺得,如果能夠把時區的規劃好,反而會讓大家在開始之前把問題想清楚(因為在對方上班之前,也只能等待)、讓會議結束於另一個時區下班的時間(你不想睡人家也想睡了)。

Open Source 的 community 應該大多很早就感受到這種威力了,不過我先前只有感受過在 Email 通訊上的 “非同步優勢”,意思是你把問題用 Email 在下班前丟給世界的另一頭,第二天上班就可以得到解答,工作一整天後,再丟出下一個問題。但現在則可以更直接的互動,用 Instant Messager 交棒後再接力。

不過,後來想一想,其實我們這些人根本就是超時工作;如果我們真的都工作八小時,是不可能會有重疊時區的;實際上,因為我們都把工作帶回家、工時大幅拉長到 12-16hrs/day,才會有這樣的狀況;這是不是下]個時代的另一種悲哀呢?Hmmm….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