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Pesty

面試技術夥伴的心得 – 問、聽、追

從一年多前開始幫公司面試新人之後,累積下來也算是蠻有趣的經驗,從這些面試者身上其實也可以看到自己的投射,對自己的職涯成長其實也有些幫助。雖然我還沒辦法面試技術管理職,不過對於第一線的面試倒是有些心得可以整理下來給大家參考。

避免可能引起歧視爭議的問題和用詞。

這在美國幾乎是面試官必修的課程,人沒招到先害公司被告就太慘了。台灣雖然在這方面規定鬆很多,但我認為還是應該以高標準看待這件事,原因無它:來面試的技術人員都是潛在的業界合作對象,就算今天面試不錄取,不代表將來碰不到;再加上現在網路分享面試過程太普遍,因為羞辱或歧視面試者而打壞公司形象根本不值得。

至今我還沒遇到有技術夥伴是需要靠問歲數、年齡、婚姻、家庭狀態才能決定錄取與否的,以這行來說這些問題幾乎是完全沒有意義。

作準備

很妙的是,很多面試官並不一定會先看履歷表。當然,忙起來的時候,面試真的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不過,有準備和沒準備對於面試執行的效果還是有很大差異的;面試的這一小時是公司讓你來執行把關的工作,如果沒有辦法多發掘一些面試者的特質,對公司來說就是浪費錢。

準備有幾個面向: 1) 讀履歷,找出有趣的資訊,這包括履歷表上不連貫的年份、過去主要做的領域; 2) 跟其他面試官協調,看自己這關的主要目的是什麼; 3) 準備適當的問題庫。

在美國準備工作可能還包括找出面試者的名字該怎麼唸 XD

面試前

儘量讓自己在面試前不要有會議,以免會議拖延時趕去面試時比較匆忙,進而影響判斷力或影響到面試者表現。提早幾分鐘到外面等待以免上個面試官已經無話可聊;趁面試者去倒水時和前個面試官重新確認面試的重點,或是是否需要調整方向或加強有疑問的領域。

面試開始

穩住面試者的情緒,不管他上一關表現如何,這一關的表現最好是不要因為前面表現不好而受影響。給他一些時間喘息,常用的方法包括:

  • 對面試者自我介紹: 說明你的職務、資歷和日常工作。
  • 請他簡單自我介紹: 問問他現在在做的專案、最有趣的專案,以及在業界的經驗 (不要扯到家庭去…)
  • 問些完全無關的問題: 天氣、旅館、飛機 (如果從外地來的話),甚至是他的閒暇興趣

為什麼要儘可能保持氣氛輕鬆?一個殘酷的事實是,如果他的能力不錯,往往也有別家公司要他,不要讓他覺得跟你合不來而選擇不來本組了。面試的問題可以很難,但沒必須裝作高高在上刁難人。

進入主題

有些面試者的自我介紹很長,適時的打斷他以便進入真正的面試主題;真正的主題通常是一個技術問題。進入主題後,我的心得是要 “問、聽、追”。

  • 問:問一個有目的的問題
  • 聽:仔細聽面試者的回答
  • 追:針對答案的漏洞,追問細節

什麼是有目的的問題?好的問題應該可以幫助你瞭解這個面試者。以軟體業來說,簡單的矩陣置換或是加總就可以快速刪掉一些技術能力完全不達標準的面試者,通常我都會用一些簡單的問題來快篩面試者的程度,再依據程度選擇下一個問題是什麼。這是目的之一。而進階的問題,往往是有漏洞或是陷阱的,我的目的就變成要看他們怎麼找出出題的漏洞、並解決這個漏洞。

聆聽的重要性當然也不言可喻;除了聽之外,也要表現出參與感,讓他們可以像是和同事討論一般的狀況下答題,畢竟我們要找的又不是在壓力下按核彈發射鈕的人。同時,也要試著去找出可以追的問題。

追,是去追問他回答中的漏洞、或是他推理的過程為何。有時候他們會只給答案、或在白板上寫出程式,要追問他們怎麼找出答案、設計的假設是什麼。

收尾

作為面試的主持人,要記得控制時間,以便有一個收尾的時間。收尾的時間通常是提供給面試者問問題的,往往他們會問的不外是工作性質、應徵流程、團隊文化等等。

有一些面試者面試到我這關時,前面的面試官都已經給了很正面的評價,這種狀況下收尾就有另一個用途,就是要開始對面試者推銷了。所謂的推銷就是要讓他對這裡的工作有興趣,如同前面說的,好的人才大家都要,假如薪水大家都出得起,決勝的關鍵當然還是人,要讓他喜歡這個團隊勝過別家公司冷冰冰的面試官,讓他覺得之後來這邊應該蠻有意思的。相信我,有些人會因為可以找到人一起打電動加入一家公司的….

收尾當然也包括把面試者交給下一個人,記得介紹他給下一位面試官,詢問他是否需要休息,以及和下一個面試官簡單交喚一下面試狀況。如果你是最後一個面試者,記得送面試者離開,或護送他去找人事。記得自己代表公司,別讓自己的跩樣被人家分享到網路上面試心得…

作決定

最終當然還是要作一個獨立的決定,美國這邊通常還要寫一份書面的簡單報告存檔,以避免到時候人家回頭來告歧視時完全不記得問了什麼。我通常會分成三個面向來看:技術能力是否達標、是否可以和組員合作、對工作是否有熱情。

前兩個還蠻常見的,不過第三個倒是不少技術求職者的問題。有些人可能現在工作或生活不愉快,在面試時就顯得非常消極,對事情似乎沒有熱情,我自己對於這點倒是蠻在乎的,因為這種氣氛還蠻容易影響到團隊士氣的。要測試這個特質說起來也很容易,只要問他們自己最自豪的專案,如果他們連在講的時候都沒有一點熱情,那我就會在這方面扣分了。

一些心得,提供其他有興趣的人參考囉。

旅遊安全也是一個產業

最近才知道,在商務旅行的世界裡,如何確保員工的安全,也是一個產業。

想像一下某個城市發生暴動,公司需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夠知道自己有多少員工在當地、或正在往該城市的路上呢?這樣一個簡單的問題,要回答卻不是件容易的事。員工有可能坐飛機去的,有可能是開車去的,也可能是長期派駐在當地的,這些名單要能快速整理好,才知道該聯絡哪些人,確認他們的安危和需求。

為什麼要快?因為當事故一發生時,撤離當地的交通工具勢必很搶手,能夠越快開始改機票、訂車,越有機會能夠搶到。至於還在前往該地路上的員工,如果能夠即時聯絡上讓他不要前往事發地,也可以讓後續處理的成本大為降低。

這些措施,最重要的目的還是希望員工的安危不要變成公司經營上的變數,花小錢來避免損失大錢,是這個產業最大的價值。

更甚之,有些公司的董事會甚至會禁止公司高層同乘同班飛機,以避免同時失去多位高層主管。如何在眾多的訂位記錄中主動通報這類的風險,來落實董事會訂下的政策,也自然就成為一個有價值的生意了。

尋找附近新鮮事的 iPhone App – Trover

去年公司一些同事離開我們部門加入了一個詭異的新公司,只知道這個新公司是要做跟旅遊相關的新服務,過了一年後他們的真正產品總算上線,是一個叫 Trover 的 iPhone App,玩了一下覺得這個概念還不錯,也順便幫前同事推廣一下。

Trover 是一個可以幫助你找到附近有趣地點的 app,透過朋友分享的 “Discovery”,你可以知道附近正好有個新鮮好玩的點、新開的餐廳、或只是一隻路過的可愛小貓。我用這個 app 的感覺是,它很適合幫助你找出身邊常經過、但卻沒有注意到的景點,透過別人的眼睛來探索這個世界。

新版也允許使用者更改搜尋的地點,所以如果想要造訪一個新城市,也可以利用這個 app 來找到一些有趣的景點;在行前規劃時可以找,到了當地如果還有網路可用也可以搜尋。

另一個我想得到的用途是偶發性的路邊特賣會,如果用這個來傳遞訊息其實也不賴。

台灣現在的用戶好像還不多,上傳的 Discovery 不多,希望多一點人用之後資料多一點會更好玩。

Trover 可以在這裡免費下載,前幾週好像還有跑到熱門下載排行榜,大家也來加一點台灣的好物吧~

獨立書店和反折扣的荒繆論述

前幾天看到破報上的這篇 (反折扣戰,為誰而戰?),忍不住還是要來挑出論述的荒繆性;簡單來說,作者認為折扣戰消滅了實體書店,而實體書店的消失是有害的,特別是獨立書店,因為獨立書店是讓小眾書籍流通的重要媒介。

這種論述如果在九零年代也許還有一些道理,畢竟,網路還不發達,小眾口味的東西就只有透過非主流的實體通路才有辦法流通。但不要忘了,在網路時代,專攻小眾的網路書店也比過去的實體書店更容易被分散在各地的小眾給注意到,住在屏東的人不需要到公館女書店就可以買到小眾的書籍,而書店老闆也不一定要在台北市才有辦法開一家小眾品味的書店,他可以在台東慢活和朋友邊喝茶邊搞他的網路書店,問題是,獨立書店的經營者,是否有體認到這樣的機會?

再說書店的氣氛。是的,實體書店確實有一些難以取代的感官刺激,讓人可以更容易跳脫原本不會接觸的書籍;但不要忘了,網路電子報和書評的影響力也遠勝過一家小書店,該文所說的博客來書籍連結更新慢,其實就是另一個機會:作為一個小眾品味專門的書店,擁有比博客來等大型網路書店更專業的推薦文和出版資訊,不就是在主流之外打出自己一片天的利基市場嗎?

另一個要分清楚的,是喜愛書籍以至於要想要靠推廣某些書籍而靠這個謀生活,在這個時代甚至於不需要自己開書店這麼麻煩了,作為書評作者靠推薦書維生,已經是可行而且穩當的行業了。媒介書和讀者的這個工作,已經由書店轉到網路了,已經不太需要真的有實體店來作了。這個時代開獨立書店,事實上已經比較接近開獨立咖啡店:是因為自己希望有個地方可以和朋友交流而開,而大部份人都知道沒辦法致富甚至要虧一點錢。問題是,台灣的獨立書店經營者是否瞭解到這件事?還是要像一群獨立咖啡店的老闆們,去抱怨連星巴克都打折活不下去、再呼籲大家支持義式咖啡統一訂價?不要忘了,當電子書盛行之時,獨立書店可就不能靠書籍陳設來說嘴了,到時候,又要怎麼辦呢?

總而言之,網路改變的並不只是銷售的通路,而是連推廣書籍的通路一起改變,實體書店的通路性質被削弱之下,折扣戰只是商品無差異化下的衍生物而已,如果不早點認清這個變化而只關注折扣的問題,就只有等著溫水煮青蛙吧。

相關文章:
為什麼我們該反對圖書統一定價制?
定價制:誰心痛?誰心動?(完)

為什麼我們該反對圖書統一定價制?

利益揭露: 本文作者為 Findbook.tw 創辦者,Findbook.tw 為一提供書籍比價功能之網站,本文內容可能受個人利益影響。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拖了這麼久,看到半年前的圖書統一定價制的活動,心中其實有不少想法,但卻一直沒辦法靜下心來整理一下。一年沒發 blog 之後第一篇就來反對什麼似乎有炒作的嫌疑,不過反正大概也沒人看,就當作我思辯過程的整理吧。

為什麼台灣需要圖書統一定價制?推動者列出了不少問題,比如說,獨立書店跟大型連鎖/網路書店無從競爭 ,本土作品的萎縮 ,以及折扣戰帶來的定價灌水。簡而言之,圖書市場正在朝向集團化經營、大眾化口味、以及常態性的高折扣走。有些人認為圖書統一定價制可以減少大型書店對獨立書店的競爭優勢、避免小眾口味缺乏曝光而死、出版業也不用灌水灌張灌價。

而為什麼出版業這麼特殊非得用這麼極端的方式來保護?倡者認為這是文化產業,對於社會有其重要之處,必需特別對待。

我的第一個問題是,這法令有執行的可能嗎?

首先,如果出版商現在都沒有限制下游書店要用幾折賣書,政府介入真的會讓這件事變得簡單嗎?還是,出版業想要把查下游有沒有打折的成本,轉嫁到國家公僕身上呢?我們的執法人員適合作為出版物如何販售的裁決者嗎?

再來,即使所有的實體/大型網路書店都遵守法令,又要如何規範網路拍賣賣家?兩年以內的二手書也必須要納入限制嗎?如果不納入,那九成九九九新的二手書呢?化整為零的個人賣家又要如何執法?”禁止以低於定價賣書” 是不是又變成網拍業者的義務?

我的第二個問題是,為什麼是兩年?

現在很多書的生命週期可能都不到一年了,一年後拿去回收可能還要貼別人油錢,這類書如果跟其他出版品一樣被保護,只會讓店頭更不願進這類書籍,到最後不是反而影響書籍流通?就我看來,新書上市三到六個月內就已經很足夠了,實在沒有超過六個月的必要。

我的第三個問題是,那出版業自己現在做了什麼呢?

出版業如果不喜歡折扣戰,那,自己家的網站上賣書為什麼也打折呢?如果這件事真的是因為通路壓迫造成,為什麼自己開了個網站也開始打折哩?如果這件事真的是為了獨立書店/特色書店的生存,那為什麼不去規範禁止出版商給不同通路不同的進貨折扣價呢?

總的來說,我認為這法令 1) 訂了也沒辦法徹底執行; 2) 不切合現在資訊流通的速度; 3) 把商業競爭成本轉嫁到社會(執法/執行/減少競爭),除非參與的出版社都很有誠意的把自家網站改為不二價、也不再允許大型通路賤賣自己出版品,不然,作為消費者,我認為完全沒有支持圖書統一定價、以讓出版業把商業成本轉嫁於社會的必要。

中科四期環評問題影響需要大家關心

最近在 Portnoy 的blog常看到關於中科四期的環評問題,本來沒有太注意,後來隨意點了一下才發現問題真的很大。簡單的說就是,你是否認同科學園區處理過的廢水,可以直接排入濁水溪下游,而這個下游區域是台灣主要的稻作生產區域之一

現在只要花二十多億 (整個計劃號稱投資金額有四千多億),就可以把廢水放流到外海,你覺得該不該做?

我本身不反對中科四期,當然園區用水排擠農業用水也是很大的問題,但比不上廢水來得讓人不解。我不懂為什麼一個看似光鮮的產業,還得要佔盡這個土地和週遭人民的便宜才有辦法在國際上競爭?而我們土地上的毒還不夠多嗎?

用 touchpad 畫直線

研究所的時候常常需要大量閱讀論文,而我又很不喜歡把論文印下來,所以就只好想辦法在電腦上面作筆記。針對 PDF 作筆記的軟體很多,我自己是最推薦 PDF Annotator,不過軟體的問題還好找,對我來說,問題比較大的是 “畫線“。

有時候你不禁要納悶,電腦都這麼剛直的東西,為什麼真的要在註記裡面畫直線卻很難。我對於紙本書上的畫線或是 highlight 一向習慣要用尺畫一條又直又貼近文字底部的線條,所以遇到在電腦上沒辦法畫好線這件事,還蠻讓我氣餒的。
不管我是穩穩的移動我的滑鼠、還是慢慢的拖引我的觸碰板,不直就是不直!

畫不直[/caption]

不過我偶然發現有一些配備 Synaptics 觸碰板的筆記型電腦有一個所謂的 “Constrained Motion” 的功能,也就是說,當你按下特定按鍵時,觸碰板控制的游標就只會水平或是垂直移動。是哩,剛好可以拿來畫重點
Continue reading

共享資訊是創造雙贏和鼓勵創新的第一步 – 從美國的專業資料庫談起

前陣子有個感想,就是台灣的網路服務不像美國這麼發達,其實倒不完全是創意、資金和人才這些因素造成的,有些模式在台灣沒有辦法做或抄,是因為台灣根本就沒有那個資訊基礎建設。沒有基礎建設,上面自然開不出花來。

有些朋友要我舉一些例子,我就在這邊舉三個例子,分別是旅遊業、房地產和二手書籍的例子。
Continue reading

寫在 CCCA 熄燈前

認識交大 CCCA 這個社團是在 1996 年的時候;因為兩本書籍的介紹,認識了這個充滿神級人物的社團,在那個用 56k 就可以橫著走路的時代,這個社團和交大開放的網路環境,幾乎決定了我填大學的志願表。在那個交大還不叫野狗大,宅男也還不會被拿來形容 113 的時代,能夠進入這個社團還是很讓人高興的。先前寫的 《記得當時年記小》也記錄了一些過去的想法。

其實一直以來這個社團都有定位的問題,和計中的關係也一直是整個社團的重點。CCCA 的困境其實和每一個網管所要面對的困境都是一樣的:你的定位是什麼?你的老闆是誰?你真正的客戶又是誰?技術只是多個構面其中的一環,如何維繫關係和溝通反而是最困難的事。當過去賴以維生的技術完全被時代潮流淹過去的時候,你又是否能事先充實自己往前更進一步呢?

我唯一覺得可惜的是,當 CCCA 成為歷史,那個讓學生參與網路發展的交大似乎也將成為過去式,那個百站齊放、各式有的沒的應用都在台灣跑第一棒的交大,失去了學生的創意、學生也放棄了舞台,還有機會再創造出另一個特色嗎?

或也許,人去政息還是最好的寫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