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音

幾乎就像斷掉了一根弦一般,在那一剎那之後,再也彈不出正常的聲音來。

幾乎是清楚的知道自己病了,卻沒辦法阻止自己。只有最親近的人會在這時候被自己給刺傷,看著自己一次又一次的下刀,心中既不明白為什麼,也不知道如何停止。看著這樣熟悉的自己,是不是要重新回到過去了呢?心中只感覺到害怕….。

只是再也不想要重演一次這樣的悲劇,只是想要讓自己快點找回那個音調;只是想要對妳說,Sobani Iteyo…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