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Critics

台灣有多亂?

最近台灣政局紛紛擾擾 (其實也不只最近了啦…),不管在過去國民黨時代,還是民進黨時代,和統治階級立場親近的媒體,都會使用 “影響經濟” 作為煞車,來打壓群眾運動的正當性。但最近上課討論到國際投資,談到投資風險這件事,卻不是由社會運動的多寡來判斷的。也許回過頭來,我們可以思考什麼才是影響外資投資的根本因素。

政權的穩定與否,和社會的穩定是有關連的,但是以投資的角度來看,卻必須要去分析下層社會的穩定是否和政權直接相關。有些國家的政府經常換人,但是社會卻完全不受上層政變的影響,繼續運作;昨天欠的錢,換了政府還是要還,這種社會的風險就低了。但有些時候政權沒變,昨天說的事今天卻不算了,或更慘的是,今天工廠就變成國家的了,這種地方的風險反而很高。

風險的高低還跟可預期性有關;如果預期風險高,可以運用一些策略來降低自己的風險,當然成本也水漲船高;如果風險忽高忽低,沒有一個原則,在轉變的過程中外資往往損失慘重,當然就會降低投資意願。

回過頭來,台灣現在的風險,可以用以下的問題來測試:

‧外國人獨資的公司,是否會被政府徵收?
‧外國人和台灣人合資的公司,是否會被台灣人侵佔?
‧外國人在台灣的合約,是否受到相同的保障?
‧外國人和台灣人打官司,是否會落於劣勢?
‧外國人和台灣人的官司結果,公權力是否會執行?
‧社會運動發生時,是否會引發罷工?
‧社會運動發生時,是否會引發搶劫、放火等脫序事件?
‧發生戰爭的機會?
‧政權輪替前後,是否會對上述產生巨大的改變?

從這幾個問題來思考,我想大家會各自有一些答案,我就不去討論了。反過來說,當群眾的心理受到影響而不敢投資、但客觀條件卻沒有改變的話,這也就是最好的投資時機了。

自由的教科書和參考書

李家同教授在 2003 年發表了一篇文章: 《不能讓窮孩子落入永遠的貧困》,文中提到台灣一些城鄉差距的問題,文後其中一個建議是希望教育部出版便宜的參考書,因為學生除了唸課本之外,在現在的教育環境下也會需要例題,如果買不起參考書變成一個問題,就會因為家境造成競爭力不如其他小孩。

那個時候看到這篇文章,心裡想到的是一個自由版權的參考書;由一些人針對課本中的觀念出題目,並提供詳解;這些題目可以是自由版權(可被坊間參考書收錄),也可以是類似 GPL 版權(要收錄的話,該本書也得是相同版權)的設計。不論如何,透過這些題目的流傳,至少針對課程的練習題就不需高價才能買到,有心人士也可以直接助印再送給需要的學童。

後來 Wikipedia 的熱潮讓這件事看起來更有機會實現;假如可以克服圖表和科學符號的限制,一個公共的參考書網(人人可貢獻、解題方法不只一種) 似乎變得更可行了。只可惜李教授不喜歡學生花時間寫 blog,所以就錯過了用這種模式來解決問題的機會。

但有些教授不是。University of Georgia 發起的 Global Text Project,打算用類似 wikipedia 的方式來編寫教科書。當然他們還是希望用審核的方式來控制內容的正確性,但結合網友的力量完成這樣一個計劃,似乎是更有機會成功。台灣,是不是也該發起這樣一個計劃,來解決開放教本後教科書反而變貴的問題呢?

參考:
知識通訊評論: 維基式的免費教科書
Global Text Project
維基百科

官僚的傲慢 – 談大考分發選填志願的問題

 昨天有一個關於大學指考學生因為無法上網填志願而落榜的新聞。

 聯合報的新聞: 《無法上網填志願 他296分落榜
中國時報的新聞:《上網無法填志願 296.9分無校可念

羅東高中學生指考成績達 296,原本應該是可以登記上國立大學,但是因為在分發截止當天晚上無法登入系統,經過試用多台電腦、多種方式都無法登入,而錯過登記截止時間。期間包括跟學校老師、分發中心都聯絡過,但都無法解決他登入的問題。

原本直覺以為這個學生應該是自己的問題,但仔細看了新聞,發現這很明顯是系統出了問題,造成學生無法登入;如果要推測問題點的話,我猜測是系統先前出問題(中國時報報導有提到),系統在回復過程中,資料有不同步的情形,或是由於有人手動介入回復的過程,造成 session file 的權限和 web server 不一樣。不過總而言之,如果有一個使用者不能登入,而且又有證人,還換過電腦,那百分之兩百是系統要負這個責任。

令人驚訝的是分發委員會竟然不認為這是他們系統的問題,也許只是為了免掉自己的麻煩,但我們要問,請問學生交錢來聯考是來給你的電腦系統惡整的嗎?如果學生在時限內無法登入,並且在當時就已經和分發委員會溝通,難道就不能用書面補登志願嗎?這實在是太傲慢的態度了。更何況,就算當時網路流量正常、也有人可以正常選填志願,但擺在面前就是一個活生生的 failure case,竟然無法給予任何補救,實在是太荒謬了!

任何一個系統都有可能有 bug,重點是如何積極的面對 bug 並尋求補救的管道;選填志願本來只是一個表達考生意願的手段,不論採用劃卡或電腦選填,都只是為了分發的方便,而不應該影響到考生”表達志願的權力”,而現在系統出了這個大包,真的不知道聯分會有什麼臉說無法補救。對照最近看的《危險心靈》,覺得還真像是教育官僚體系的嘴臉: 滿口關懷、愛心卻永遠不認錯。

Š

集會遊行法公聽會

昨天立法院由賴幸媛立委舉行了集會遊行法修改的公聽會,苦勞網有詳細的報導。

集遊法公聽會砲聲隆 警察被批衣冠禽獸

關於集會遊行法目前的爭議點在:

  1. 事前(七天)核准還是報備即可。
  2. 警方執法的權限過大。
  3. 警方心證認定的空間太大。
  4. 超過核准時間的法律問題。

舉個例子: 凱達格蘭夜市開了那麼久,不會被依集會遊行法起訴;去教育部抗議高學費的學生,就被依違反集會遊行法移送;或是中華電信工會合法申請,一樣被起訴。如果你覺得這怪怪的,應該關心一下這個議題,因為以目前的發展趨勢,如果需要藉由遊行請願,政爭抗議不鎮壓,抗議社會議題的反而會被起訴,我相信這絕對不是民主社會正常的走向。

 

抗議的權利該被保障 – 看樂生 7-11 抗議現場

樂生療養院保存的問題已經由來已久,身邊不少朋友也都投入抗議和紀錄片的拍攝的行列。大多數的人也許跟我一樣,對於這個問題不置可否;我希望捷運可以儘快通車,也希望不需要多花太多經費改採其他方案,但也不應該是透過剝奪弱勢族群的居住權來完成。

以樂生院區保留的問題來看,我覺得完全保留機會是不大的;但弱勢族群要和政府對話爭取發言權,抗議是應該被保障的權力;但是在 7-11 的抗議現場畫面,看到的卻是警察拖走學生的場面。如果你看過二十年前的學運的畫面,這一切相似的令人心寒。

這是一種無以名狀的委屈感。請花一兩分鐘,看看這些照片和影片。這是 2006 的台灣,警察暴力真的不該發生。我只是在想,會不會是我太冷漠,所以讓這件事發生,在 2006 年的台灣,台北?

這不是樂生的問題,這是人對抗政府機器的問題。二十年前的戰場,到現在還沒有結束啊…

補充 1: 在上述影片中,學生丟雞蛋的畫面被剪掉,為了不造成誤導的問題,在此說明。
補充 2: 本文的立場更接近反對集遊法被濫用,如果只因為坐在現場的地上就構成被逮捕的要件,或是連坐在輪椅上的老先生都要被粗暴以對,相信絕非台灣之福;更多資訊可以參考: 台灣人權促進會的 「反對集會遊行法」行動。

青藏鐵路和雪山隧道

雪山隧道開通了,新聞只報了一天好消息;青藏鐵路開通了,新聞連報了好幾天好消息。為了這件事,新聞局長說話了。這個事件一方面反映了我們對於新聞自由所帶來的後果仍無法平心看待,另一方面也間接地反映出新聞不自由造成的風險為害之大。

毫無疑問的,青藏鐵路在規模和對於環境、社會乃至於國際情勢的衝擊都遠超過雪山隧道。新聞局長鄭文燦的吃味,從這個角度來看是有一點莫名其妙。不過,連雪山隧道這樣一條讓宜蘭變成台北一日生活圈的隧道,都可能會有這麼多問題,青藏鐵路似乎不可能不帶來強大的衝擊。當地人怎麼想的,完全不見於報導之中。7/4 以前能找到的負面新聞,大概也只有聯合報的《只有中華對角羚 青藏鐵路斷生機》和一些關於座車不適的新聞,但在 6/5-7/4 中間聯合報系的報導有 56 篇,中時報系有 10 篇;倒是,昨天新聞局長講一講之後,今天中時就冒出兩篇《戰略地位提升 中南亞國家緊張》和《青藏鐵路打開的新版圖》,不過,還是沒有當地觀點,也沒有鄰國觀點。

雖然不知道實際新聞形成的過程是怎麼樣的,但總感覺整件事因為只被當旅遊新聞報導而已,所以台灣的媒體似乎都不打算從認真的角度去分析這件事。雖然這個角度是蠻有賣點的,至少我也蠻想去玩的啦,不過當國際觀只剩下旅遊觀,國際關係只剩下簽證好不好拿,外國的社會動盪也只跟旅遊安不安全有關,那下一代又要從哪裡培養起真正的國際觀呢?

 

三千億,何不拿來買國際頻寬?

前幾天的新聞說,政府打算花三千億打造公眾無線網路,ijliaosleep 都提到這則新聞。公眾無線網路是有它的價值,不管將來 FON 社群或是其他無線技術如何發展,有神經病花大錢去建置不可能回收的基礎設施都是好的…

但我比較在乎的是另一個觀點,也就是以台灣為中心往外走的網路基礎建設。最近因為在找專屬主機的關係,經常上 WebHostingForum 看文章;有一個經常在促銷的新加坡主機商,打出 “Host in the Heart of Asia” 的口號”,確實,新加坡的地理位置是在亞洲的中心,但台灣的偏遠卻是因為對世界各國的頻寬不均造成的。 台灣對其他國家的 Peering 雖然已經比前幾年好,但是仍偏重於商務往來頻繁的國家,以TWNIC 2006 第一季的頻寬報告(PDF) 來看,台灣現在只和十八個國家直接互連,頻寬共 114,896Mbps,其中美國佔了 57,620Mbps (50.15%),日本佔了 24,366Mbps (21.21%),香港 18,091Mbps (15.75%),剩下的佔 12.89%。如果這就是台灣的國際觀,那真的是一件很恐怖的事。

2006第一季台灣國際頻寬分佈

有一些人可能會認為現在的網路已經夠順了,至少跟前幾年比起來,不論 ISP 或是 TANet,在國際頻寬都已經提升一倍以上。但如果你想要在台灣做一個以全球為服務對象的 flickr 或是 vlog,有哪一家 ISP 可以提供這樣的條件?如果你想要做一個以華人為對象的影音服務,請問放在台灣是不是好的選擇?

而且頻寬的需求已經在這幾年再翻漲了三倍以上; WWW 已經從文字、圖片進步影音和串流時代,已經不是骨幹有 1Gbps 就可以沾沾自喜了。當任何一台電腦都可以成為 blog、vlog、streaming station,重點應該不再是在台灣內部自 high 可以多快,而是這些應用拉到國外時,還能有怎麼樣的服務水準。

世界雖然是平的,但美國的網路連到印度單程卻仍需要 280-300ms 以上,連到台灣只需要一半,就是 130-170ms 左右。可是台灣能夠作為這個全球網路鍊上的要角嗎?不行,因為我們連到印度要先繞到美國,再到印度。台灣的盲點也許就在於不瞭解中介在網路時代的價值,在網路戰略上不夠前瞻,最後不只拉高了商務應用的費用,更沒辦法在新型態的商務服務中分一杯羹,這才是最遺憾的事吧。

如果台灣是第三世界國家….

要怎麼面對屬於第三世界國家的台灣?

這個標題其實本身就有問題,因為台灣本來就是某些形式的第三世界國家,參見維基百科第三世界詞條。不過,如果用某些刻版印象來界定,如果台灣事實上是政治動盪的第三世界國家,那麼該怎麼辦呢?

如果不帶感情的說,中華民國其實是法西斯政權的延伸,在二十世紀的初期,選擇法西斯或是共產主義,都是弱國富國強兵的手段之一,或至少是當時被認為相對於專制更為有效的手段。中華民國因為內部腐化的關係,輸給了共產政權而來到台灣。

因為歷史的巧合或是其他的因素,台灣走上了民主的這條路。現在被證實的是,民主的制度不會比自制的領導者更有效率,台灣也不例外;權力腐化人心,台灣也不例外;盼望摩西或是英雄都是無用的。只有不停的修正再修正,並希望修正時不要偏離太遠才行….

領導者的近親被收押這件事,對於台灣的人民來說還是第一次;當對領導者的支持度降到最低點時,人會傾向於尋找新的英雄、新的偶像。但這個新的偶像是誰呢?

一個三篇新聞只有一篇是真的還不愛查證的新聞記者,和三篇爆料裡有一個正確的政客比起來,有什麼差別呢?

台灣會發生軍事政變嗎?會有新的政治動盪嗎?會有外國勢力介入嗎?

如果台灣將和國際新聞上會報導的第三世界國家一樣,現在該做些什麼準備?

 

深藏在心中的毒 – 從廖本煙對越南新娘的歧視言論談起

前些日子,台聯黨立委廖本煙在立法院質詢時,要求政府應該檢查嫁到台灣的越南籍新娘是否有越戰美軍化學藥劑的遺毒,以免因為大量生育而影響台灣下一代的健康。隨後雖然廖本煙澄清出發點是好的、並在壓力下道歉,但這件事情仍讓人感到遺憾,隨手記下這些零碎的想法。

如果廖本煙真的如他所稱,是「著眼於政府對外籍配偶並未落實「健康檢查表」的功能,他擔心有遺傳疾病或生出畸形兒,未來的照顧都將造成家庭、社會的嚴重負擔,發言內容並無惡意」,那麼實際上這個問題是同時存在於本國籍新娘和外籍新娘的,而不單單是越南籍新娘的問題。

前陣子在書店翻閱《45℃天空下》這本書時,看到王小隸導演的推薦序中的一段文字:

「台南社區大學黃煥彰教授說,根據官方統計資料,二○○三年台灣年產工業廢棄物品預估為一百九十一萬公噸,工業局可以處理的上限是二十三萬公噸,二○○四年,工業局可以處裡的上限是九十六萬公噸,而該年度工業廢棄物預估產量已達兩百零二萬公噸……」。

哇!所以政府和廠商們早就知道會有大量的廢棄物無法處理啊?!(光是晶圓廠每月就必須處理一千噸以上的廢棄物)原來廠商只管閉上一隻眼睛,把廢棄物上網公告發包給回收公司,讓他們用大卡車載出工廠以外的地方去丟,……然後政府再睜一隻眼睛抓這些承包的回收公司,譴責他們「非法傾倒」,給他們開罰單……。(全文)

根據在網路上找到的資料顯示,美軍在越南十分之一的土地上灑下了 1900 萬加侖的落葉劑,換算成重量的話,大約是 7200 萬公斤(假設比重約為 1),也就是七萬兩千噸;對比上面的數字資料,台灣到底是不是有資格說越南比較毒呢?更不用說這兩種毒,一個是侵略國造成的歷史創傷,一個則是直到今日仍在發生、因為貪婪而存在的內心之毒。我不知道該怎麼比較這兩種痛,哪一種更讓人傷心…。

更讓人傷心的是,也許我們的政府、當局、高層、或不管哪一種所謂的官方,還是不知道如何用正確的態度面對這些社會現象;也許如同廖本煙後來所提出的,外籍新娘來台,應該要有健康、財力、良民三項證明,但政府卻不會教導我們的人民去面對這樣一個不得不的抉擇。好比台灣水果登陸,禁止是沒有意義的,而該思考如何輔導農民西進而不至於全軍覆沒,跨國婚姻也需要輔導、宣導、教導,以建立對於跨國婚姻正確的認知、減少金錢對於婚姻價值的影響、避免因為仲介或是事前不察造成的優生學問題,如果廖本煙真正要質詢的是這一件事,那麼我們確實是什麼也沒有準備,任由它發生並且影響了社會的發展。這也是我們不願正視的一種毒吧,一如那些被高科技業產出的鮮艷毒汁,那些被倒入河川、打入地底的台灣之毒….

有這樣的毒,我們又要怎麼面對自己、和這樣的土地呢?

相關新聞:
越娘有餘毒?》廖本煙:沒道歉問題
越娘餘毒說? 廖本煙道歉 但仍指來台應提「三項證明」
五問廖本煙立委!

偷偷摸摸來台灣出外景的福建東南台 – 難怪超女來台不能發言

東南台是搞素人自拍的單位嗎?來台灣的小巨蛋偷偷摸摸拍了一個 「情聲藝動 相約東南」的特別節目。好啊,要出外景可以啊,可是你要放尊重點嘛,老師有沒有講,你們不要有事沒有來台灣還要把人家的國旗搞掉,有沒有講!?有嘛,可是你不聽啊!什麼叫做「不該拿出來的東西」?你的五星旗在台灣有沒有算「不該拿出來的東西」?沒有嘛~ 那你去搞成這樣幹麻?

好,就算你畫面中不想出現青天白日,沒關係,那老師有沒有講,不要看到「中華民國」就勃起?有沒有講、有沒有講?有嘛,可是你不聽啊,偏偏要拿麥克筆一本一本劃掉,這樣有辦法統戰嗎?沒有嘛~

你要騙中國人民東南台可以在台灣辦晚會,好,沒關係,這就跟裸露自拍女星在總統府前面拍照一樣,反正我們這裡很開放,可是老師在講你到底有沒有在聽,你要搞溫馨、要搞一家親,觀眾就用電腦動畫弄一弄就好了,還送票做什麼?你以為台灣真的有人會想要去聽那種晚會啊?這樣搞我們要十三億會員做什麼! *摔筆*

好,現在再開放最後五個名額,乖乖的作統戰,不要再搞這些有的沒的,進廣告。

來看看 Ptt 鄉民怎麼說:

確實如新聞所說的,這是個不能宣傳的晚會…
我說得明白一點….
這是個統戰晚會
撥給中國人看的,象徵兩岸一體的節目…

不用原PO來PO照片
我先拍了一張
http://www.pixnet.net/displayimage.php?pos=-28624207&referer=upload.php

我本來真的聽不懂「不該拿出來的東西」是什麼的
但是節目進行沒多久我大概就知道是啥了……

當場真想直接拿出紙來畫國旗啊

Update: 順便看看東森怎麼解釋:

(中央社記者黃慧敏台北二十一日電)
東森公關公司總經理李傳偉今天表示,「情聲藝動,相約東南」晚會的中國主辦單位自行印製的節目單中,將台灣主辦單位「台北市電影電視演藝工會名字誤植為「中華民國演藝工會」,
在發現錯誤後將「中華民國」四字塗掉,此事無關台灣「國家尊嚴」,而且不應成為議題。

1. 節目單是入場就放在椅子上的
2. 被塗掉的 “中華民國” 包括演藝公會時間上的 “中華民國”,請看此圖